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罪与法—32》》

※古代AU,杀人犯鹤x巡查狮子
※然而这章他们谁都没有出场(###
※然而今天是我满十八岁的日子所以请原谅我吧><

——————————————————

位于市场东侧的交番所在黄昏时刻最为热闹。并非因为此时来报案的人数暴增,只是因为此时通常都是众巡查各自下班的时间,此起彼落的招呼声、收拾东西的窸窣声让平时颇为安静的交番所不再那麽沉闷。

然而今天似乎不只是如此。

那时一群巡查正成群结队准备一同下班,去小酒馆裡啜饮几杯,却不料大门都还没踏出半步,就让一名陌生男子带着一群村民逼回交番所内,交番所的大门被挡得严严密密。

「搞什麽?怎麽回事?」

「大家怎麽了?发生了什麽事要报案吗?」

巡查们脸上都浮现了诧异,不过却没因为被打断下班而感到恼怒。带头那名男子因此稍微缓和了脸色,有礼地说道:「几位巡查小哥,敝姓黑岛,是城裡来的裁判官。麻烦几位帮我请你们所裡的巡查长出来,我有一些事想请问他。」

巡查们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裡看见了疑惑不解,不过却没再多问什麽。裡面其中一人暂时放下了随身的布包,往裡面去找巡查长出来。

一瞬间,刚刚还轻鬆热闹的交番所安静了下来。

交番所的巡查们忍不住偷偷用眼尾瞄着那名自称自己是裁判官的陌生男子,村子裡鲜少出现的外人让他们好奇心爆棚,却都知道此时不是八卦的时候,一个个都死憋着不敢乱问话。

此时反倒是黑岛神态自若,自己先岔开了话题,随便找了一名巡查问道:「顺道一问,我在找一名叫作……」

他一开口,全部人都竖起了耳朵想打听这名裁判官突然跑来他们村子的理由,可惜后面的话还没听到,巡查长便从交番所内部走到大厅,顿时打断了裁判官的问话。

「是哪位大人要找我?」

裁判官未完的语音戛然而止,他站直了身躯,方才温和的神情瞬间被严肃取而代之。

「您好,我是黑岛顺一,城裡的裁判官。突然前来,有一些疑问想要请问您。」

巡查长略施一礼。

「劳烦黑岛裁判官特地过来,不知道是发生了什麽事?」

裁判官这种身分的人突然前来,巡查长心裡应该多少知道是关乎哪方面的事。然而从他的举止神情裡却是看不出一丝违反规定的慌张,裁判官脸色不禁更加严肃。

「我就直说了。你们村庄,最近是否发生了什麽大事、抓了什麽人,是本该要送到城裡裁定,却私自就打算处刑的?」

裁判官问话听似委婉,实则是句句针对。在场没有一人不晓得他这是在说哪一件事、问哪一个人。

面对这样的问话,众人忍不住将视线移向正被质问的巡查长脸上,好奇着他会如何应对。

「……是有这麽一件事。」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巡查长并未慌张,仅是微微一顿,便就认了。

这样过于平静的反应让裁判官并未因为对方承认就稍微放鬆,反倒是拧起了眉头。

「你可知道这样违反程序?身为一个村的巡查长还做出这种事,你的位置不想要了吗?」

他的语气骤然严厉了起来,比起方才的慎重更多添了斥责之意,眼神也明白地透露出不悦。旁人都因他这样的转变而下意识缩起了肩膀,交番所裡的气氛也因此变得紧绷。

只有巡查长还是一脸云淡风轻,抬起头来,礼貌却让人觉得带着一丝轻视地道:「凶手是自首,投案后将犯案细节交代得一清二楚,证据确凿、罪大恶极,不须审判也知道是死刑定谳,我就私自认为不用劳烦城裡的大人了。况且凶手在我们村裡犯下多起罪行,村民们都非常愤怒,我这麽做也是为了当面还大家一个公道。」

他语气轻轻淡淡,脸上毫无反悔之意,明显还是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何错误。裁判官被他这样的态度给激怒了,他怒极反笑,嘴角轻轻一挑。

「这串话让你说得冠冕堂皇的。你怎麽不看看,那些愤怒的村民现在站在谁的身后?」

比起动怒的裁判官,巡查长看起来仍是相当平淡。他依言扫了裁判官身后的那些民众,却全然没有因为自己不被支持而有丝毫动摇,而是直接转了话题。

「裁判官大人看来是非管这件事不可了。大人既然有心替我们村庄的治安出一份力,我自然是不会推辞。不过,可能就要麻烦裁判官出示一下官印证明自己的身分了,否则随便一个外人来,说自己是哪个城的裁判官就要接管事务,村子可要大乱。」

理由正正当当,裁判官闻言却是脸色一变。

在他身后的村民们也都知道怎麽回事,顿时叽叽喳喳起来,脸上都浮现了一丝不安。

原来,他们一群人离开小酒馆后本来是打算照裁判官所言,直奔监狱,找凶手搞清楚事情始末的。然而却连门口都还没踏入,就被守门的狱卒赶了回去,说是他一个外人不得随意进入监狱。

裁判官在那时本是想用身分压一压对方,好达成目的,直接进去问话。然而他一翻包袱,竟是没有带上任何能证明身分的物品,这才只好改变计画,改从交番所这裡突破。

他早该想到,在这裡也有可能因此受阻的。

「你消息还真灵通。」

裁判官略略一想,便就知道他拿这个来针对自己,必然是接到了狱卒的通风报信,否则怎麽能从头到尾都不惊不惧?看来是打从见他之间就想好让他不能插手的理由。

他心裡气得不行,然而自己无法证明身分也是事实,不好多说什麽。原打算赶紧赶回城裡,一来一回还来得及阻止处刑,不料巡查长根本没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巡查长一挥手,神色冷然。

「证明不出来?那麽就是跟凶手一伙的囉。一个外人在我们村裡搬弄是非,也不晓得什麽居心。我看在处刑之前,这个人也必须关着,待处刑之后再慢慢探讨他来我们村裡有什麽意图。」

这番话说完,还不待裁判官因为此话有多麽荒谬而瞪圆双眼,巡查长就下令将他们全数抓起。

在裁判官身后的村民都惊得瞠目结舌。他们怎麽也没想到,不久前裁判官跟他们提过的,被乱安了罪名抓起来的事,这麽快就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忘了要逃要跑,就呆站在原地。

然而这样的状况却不只是发生在他们身上,被使唤去抓人的巡查们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竟没有半个人有动作。

巡查长此时终于脸色一变。他正打算多喊两声,却不料此时又有两人进入交番所之中,其中一人的声音穿过那群村民,硬是插入了两方之间。

「巡查长,你这是打算抓谁?误抓一个两个还不够,现在连这群无辜的村民都要因为对你的做法有异议而下狱吗?」

众人一齐回头,开了一条路让两人走了进来,同时间,黑岛裁判官微微一怔。

「我带着黑岛裁判官落下的官印来了,你不信他是本人的话,我身旁这位也是位裁判官,官印就在身上。你需要检查一下吗?」

前两日私下出发前往城裡的医生,总算是找到援助,带着人赶回来了!

评论(7)
热度(8)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