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近水楼臺—37》》

※约一年半前的旧稿,这几年来第一篇完成的长篇,叙述手法差劲
※理所当然的大量OOC
※古代AU,私设>>>>考究,请随便看看
※大量女装
※完结章,篇幅短小#,文后收一些碎碎唸

————————————————

「鹤丸!昨天明明说了让你去买菜的,现在食物呢!」

狮子王一大早就不满地将正在赖床的鹤丸叫起来,后者不情愿地拉着薄被蒙耳,用饱含睡意的嗓音回答:

「狮子王……难得的休息日,再让我睡一会……」

他伸手拉住狮子王的手臂,枕在对方手上继续躺着。狮子王迫不得已弯下了腰,半挨着床缘。

「你不放开我可是没有早餐吃的啊。」

狮子王最后乾脆跪在地板上,伸出手指打扰鹤丸休息。他的食指摸过鹤丸闭上的眼皮,然后轻轻摩挲过鼻梁与脣,接着再沿着脸形滑过。

「我还有狮子王可以吃呢。」

也许是被骚扰得受不了,鹤丸睁开了眼睛,试图去咬住狮子王的手指。狮子王急忙收手,哼哼两声。

「我还没吃饱你就别想。」

他用力将手从鹤丸脑袋底下抽出,站起了身。鹤丸见再不起来真的不行,只好勉为其难地从床上坐起。

「那麽狮子王陪我去市场嘛,每次一个人过去都会被缠上,烦死了啊……」

鹤丸搔着头抱怨,缓慢地从床上下来,准备一些出门用具。狮子王闻言,先沉默地看着鹤丸的身影两秒,才无奈地叹了口气。

「明明就不是艺妓了,还那麽受欢迎……」

语气明显带着醋意,鹤丸闻言忍不住勾起嘴角,突然觉得总被女孩子缠住也不错了。

「会在意的话就跟我一起去嘛!反正狮子王现在也没什麽事做不是吗?」

他从后面揽住狮子王的腰部,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儘管是早晨,夏末的气温仍然令人感到炎热,狮子王嫌弃地推开鹤丸的身躯,抱怨着很热之类的话语,然而却直接接过鹤丸手上的布袋,言下之意清楚不过。

「知道了啦……走吧。」

狮子王率先走出房间,接着穿越走廊,从大门出来。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并非狮子王进水茶楼前的破旧茅屋,而是离开原本的村庄,直接在外地买了一幢合式的房子。

话说回当时,发生在水茶楼的事件引来了当地的巡查,首先是羽上被逮捕,接着是处理老爷的一切财产。

从老爷的寝室中竟找到事先写好的遗嘱,不过应该不是因为早料到自己会在那天死亡,而是为垂垂老矣的肉体先做准备。

而那裡面清楚写了,一切财产归属鹤丸国永。

鹤丸当时听了,什麽话也没说,愣了许久。

他一直都憎恨着老爷,导致这个情感的原因太多了,他也不觉得自己恨他有什麽不对。

可是老爷,或许并不是只把他当作赚钱工具在使用的。先不论他不愿承认自己的性别这件事,其实老爷在这以外的确待他不错。

鹤丸近来慢慢不再厌恶着那个人,一个人都已经死去,有很多事情就不用再斤斤计较地挂记,可以选择去原谅、去放下。

他将接收到的财产公平分给水茶楼旗下的游女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工作人员,只留了一部份给他与狮子王,买下这幢建筑。

然后他们便身无分文。

两人都该找个工作的,否则日子过不下去。他们在安顿好住所的当下就已经明白,岂料隔天,池田竟找上门来。

像在表达友善。明明身为名门的三子,池田却除了车夫以外谁也没带,客气地问着能不能私下谈话一段时间。

狮子王欠他太多,况且也没有理由拒绝。于是池田单独跟他们进屋,开头先是寒嘘几句,后来才说出此行目的。

他说自己家族底下经营的一个事业有缺一个掌柜,问他们有没有人有兴趣?

这次换狮子王愣住。自己骗了池田,用最糟的形式让他的心意落空,如今这人还要继续为他着想?

过头了吧?请不要这样对他。

狮子王是想拒绝池田的提议的,但心底却又清楚无比,要是能有这份工作,他们两人会好过很多。他于是噤声不语,垂下头。

鹤丸当时大概是察觉到他的心情,所以马上就拒绝了。可是池田却一再劝说,说他们极需有人帮忙接管,而脑袋聪明,懂得又多的鹤丸肯定很适合。

所有理由在池田的苦劝之下都变得无用,鹤丸最后接受,于是便成了现下的状况。

「鹤丸,快一点!」

狮子王在门外喊着。一个大男人出门还磨磨蹭蹭的,搞什麽?

「来了来了!真是的……我才刚起床啊,给我点时间盥洗嘛。」

鹤丸过没多久才出现在狮子王的视线内。早晨的阳光打在他身上,剪短了的银色髮丝被照出一圈光晕,耀眼无比。

「话说回来,狮子王。」

狮子王看着鹤丸朝他走近,微微眯起了眼睛。

「嗯?」

「你可知,水茶楼之案最近落幕,而羽上被池田赎回去,还说要跟她结婚这件事?」

「咦!?真的吗?」

狮子王的手掌在惊讶之中被鹤丸牵住,他稍微皱起眉头,接着提醒鹤丸人多之后得放开。

「真的,池田家的家主近来脾气特别暴躁,大概就是不爽自己的三子坚持要跟罪人共结连理吧。」

鹤丸应了声,牵着他往前走。他向狮子王叙述近日工作的种种,有许多事都是从池田那裡听来的内幕消息。他去工作之后关係倒跟池田变得很好。

「那麽池田大概有一段时间不好过了啊……」

「谁理他,他要娶羽上才好,免得我总觉得他还觊觎着你。」

狮子王甩了个眼色到鹤丸脸上,脸蛋有些发烫。

「别乱说话,那件事过去很久了。」

他不太喜欢被说起这件事,那会提醒他,他曾经去欺骗一个真心待他的人。那时候池田向他说的话,他都还记得大概,因为太过愧疚。

「是啊,很久了。」

鹤丸淡淡回应着,然后突然停下脚步。

「怎麽……」

「狮子王,我们也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所以也已经够了吧?」

鹤丸将他的手拉起,蜂蜜色的眼眸微眯,竟是带着不悦。

狮子王被注视得有些心慌,被牵着的手开始冒汗,心下浮现了令人难受的不安。

「别装作不晓得啊。」

他看着鹤丸责难般地说着,然后头低下,落吻在他的无名指之上。

「这裡,可以冠上我的姓氏了吧?」

他僵硬着身子,盯着鹤丸头顶的髮炫,好一阵子才回答。

「不要。」

狮子王笑出声。

「因为鹤丸狮子王超级难听的。」

《全篇完》

——————————————

首先先跟大家说声谢谢!愿意把这篇文看到最后!日更的这一週很开心,之后大概就没有机会可以日更得这麽粗长了wwwww

就跟每一次更新时提醒的一样,这篇文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例如情节太琐碎、设定不够完善而且考据不足,都很大地破坏了他原本在我心中完整的样子。我认为这个题材应该还能再发挥得更好的!所以之前一直不敢拿出来给大家看。

但大家还是包容了这些不足,而且还大力地夸我(#)真是不好意思////

最后一章我很喜欢,但是也知道收尾得过于仓促了。如果日后还有机会修稿、弄成本子的话,希望可以写得更好更完整,不过在这之前会以完结手上的坑为主。

第一次在这裡完结长篇,一不小心就说太多话啦。再次感谢你们看到这边,希望你们会喜欢这个故事。

所以给我一点感想嘛!(

评论(27)
热度(33)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