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台灣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罪与法—33》》

※古代AU,杀人犯鹤x巡查狮子
※思考了下还是先断在这了,后面气氛就比较认真了,在这之前洒一口狗粮(#
※你也可以说我死活不想断更(明天就断了放心#

—————————————————————

从狮子王他们开始实施计画以来,医生有参与其中这件事一直不为外人所知,因此巡查长全然不知医生竟也是站在狮子王这一边,对医生的行动一无所知,也从未想过防范。

他想也没想到,情势竟会在这种时候翻盘,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没想到一天之内竟盼到两名裁判官大人光临。有失远迎,还请两位大人见谅。」

他乾巴巴地说完这句话之后,终究是再挤不出什么东西出来了。就像是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他想做的事注定要被破坏一样。

后来的那名裁判官冷冷淡淡地嗯了一声,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随后亮了亮自己的官印,并将黑岛裁判官的官印拿了出来,交还到原主人手上。

「劳烦你特地帮我拿过来了,我这煳涂个性不早点改一改看来真的不行。」

情势逆转,黑岛裁判官竟却也是一副怔怔的样子,眼神还不住朝医生的方向扫。

不过那样的视线却是被硬生生无视了,黑岛不得已,只得先继续专注在公事上。

他一回神,说话的语气又铿锵有力了起来。官印在手让他有底气了许多,总算是无须顾虑其他,可以放手介入这件案子。

「这回官印在手,你总没有其他理由不让我管这个案子了吧?处刑之事暂停,明日开庭审理案件,你可有意见?」

巡查长的脸色这时候早已刷白。

「都依裁判官大人的意思。」

       ※

隔日洽是村庄一月一次休市的日子。多数民众得了閒,都一个个跑来交番所裡凑热闹看审判,交番所连续两天被挤得水洩不通,搞得比市场还要吵闹。

而另一边,监狱的二楼则是冷冷清清。

狮子王与鹤丸在审判开始之前换上医生前一晚带来的换洗衣物,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接着安静等待交番所派人过来,把他们带去所裡临时充当审判间的房间。

这期间,狮子王总感觉自己该对鹤丸说些什么,然而却是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只好频频将视线投射过去,原意是希望可以藉此找到什么话题,结果却看起来像在吸引鹤丸注意。

「巡查大人,这是在向我抛媚眼?」

正襟危坐的鹤丸终于是忍不住笑眯眯地转过头来调侃了一声。

被扭曲原意,狮子王的脸霎时就红了,他哽了一下才反驳:「你看过有人这样抛媚眼的?」

一开始说话,鹤丸的姿势就不规矩了。他伸手去揽狮子王的腰,方才笔直的腰杆顿时东倒西歪,往狮子王的方向靠去。

「可能是我们没恋爱经验的巡察大人还没……」

狮子王一哼,顿时把他后面还未说完的部分打断。

「说得好像你就有多厉害似的。」

鹤丸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就是一隻手轻轻抚上对方的脸庞,温柔地强迫着狮子王转过来面对自己。那边狮子王还在故作生气,心不甘情不愿地稍微分了一点视线过去,却不料立刻就让鹤丸那双带着浅浅笑意的蜂蜜色眼眸吸了进去,连被夺去了吐息都不自知。

「厉不厉害?」

鹤丸浅嚐即止,退开了身子,满脸得意,显然是乐于看到狮子王自打脸的模样。

狮子王被气得脸都红了。一吻过后他说厉害不是,说不厉害也不是。前者他自己觉得噁心,后者又显得他嘴硬了。这么一想,乾脆什么都不说,紧紧闭着嘴还比较好。

他听到鹤丸在一旁轻轻笑了几声,半掩不掩的音量也不晓得到底是有顾虑到他的面子呢?还是就是故意洩出一些笑声逗着他玩。总之狮子王是更恼了,决定不再找他说话。

但鹤丸就像是故意跟他对着干。见他不说话了,又刻意靠了过来,软下语气哄他。

「巡查大人,别气了,是我不好。你原本要跟我说什么?」

鹤丸的声音一向好听,略低沉、富有磁性,一软下来又多了点令人心痒的风味,搔得人心头一动。狮子王稍微动摇了下,却没那么快忘记刚刚被调笑的事,铁了心不理。

鹤丸见无效,并不气馁。眼珠子咕噜一转,换了个说法。

「狮子王?」

语尾微微上挑,带了点可怜兮兮的味道。加上鹤丸一向少直接喊他的名子,狮子王一个不注意就下意识转过头看他。

脖子转完了,他才回过神来在心裡大骂,自己怎么又上当了?

一刻钟之内自打脸两次,狮子王都要骂自己不争气了。然而鹤丸就是特别喜欢这么逗他,脸上笑意更甚,这次不只是揽了他的腰,几乎把他整个人都往自己怀裡带。

「巡查大人,想说的话再不说,等等就没机会啦。」

他语气突然一柔,打闹的语调褪的一乾二淨。狮子王被这么一提醒也才勐然惊醒,等等就要审判了,他们还在这打闹,到底是在干什么?

他枕着鹤丸的胸膛, 吐息之间淨是对方身上那股浅淡而令人平静的幽香,也许是多亏于此,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最一开始想告诉鹤丸的到底是什么。

「活着回来。」

鹤丸不知道是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或是料到了,依然不知怎么回应,过了许久才轻轻地嗯了声。

而刚好也在此时,楼梯那头传来了脚步声,逼得他们不得不分开。

待两名巡查来到牢房前面时,牢房裡的人儿早已坐得规规矩矩,哪还是刚刚搂搂抱抱,歪的歪、倒的倒的模样。

他们毫无觉察异样,顶多觉得这两个人感情也太好了些,狮子王竟选择跟他关在一起,而不是跟多年好友正川。

钥匙叮叮噹噹地开了门之后,两位巡查没费多少功夫就把两个乖乖听令,要他们不动就不动的模范犯人给捆好,带到牢房之外。而隔了一週多没接触到牢栏以外的世界,鹤丸一出去便先在平凡无奇的走廊上四处张望了下,之后才回过头,对还在牢房裡的狮子王一笑。

「没事的,我会活着。外面真漂亮。」

分明就没有哪裡漂亮的。

狮子王心知,闻言却依旧跟着笑了,依着两位巡查的催促,跟着跨了出去。

评论(4)
热度(10)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