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七夕之夜》》

※近水楼臺背景,单独看的话,应该也还是看得懂啦

※一辆庆祝我有笔电的车

※应该可以算是回报阿虚七夕礼物+跟微云说好的肉的文(对我就是这麽懒只有一篇#)


─────────────────────────


「狮子王,你可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


夜半时分,鹤丸刚沐浴完毕,一手边擦着湿漉漉的头髮,一手边随意地往身上套上一件白色浴衣,突然朝着坐在床铺上的狮子王问道。


狮子王等他一同入寝已经等了一段时间,尚说不上多疲惫,不过却是无聊非常。闻言,他先是一愣,仔细思考了下今天是什麽日子,接着才仰首回望。


「什麽日子?别骗我是什麽有的没的纪念日,那些日子我可都好好记着。」


鹤丸听他这麽回答,立刻笑了出来,接下来的语气便带了些调侃:「喔,这麽用心,还一一记在脑海裡了。」


狮子王这下才发现,自己竟是一时嘴快,不慎将纪录特别日期的习惯给暴露了出来。虽然他们一同生活了好些年,这习惯大抵也早就让鹤丸看在眼裡,不过自己在对方面前捅了出来,这感觉还真不是普通羞耻。


他一时间又气又恼,说不出话来。鹤丸轻笑两声,过了一会这才总算欣赏够了他这个模样,公布答案:「今天是中国的七夕。」


见话题回到正轨,狮子王羞耻感稍减。他故作无事,平静了脸色之后问道:「中国的七夕?也就是说,今天是阴曆的七月七日囉?但那又怎麽样?」


鹤丸慢吞吞地将腰带绑紧,接着随手将擦头髮的毛巾挂在一边,这才笑眯眯地回话。


「没怎麽样,只是想找理由跟你做一些舒服的事情。」


他这样毫不掩饰,反倒让狮子王一时语塞,不知该作何反应。但反正鹤丸原本就没打算听他的意思行动,趁他这麽一顿,便将身子压了过去,轻轻柔柔地从着他的脸颊开始往下亲吻。


那串亲吻避过了狮子王的嘴脣、胸口,似乎不带任何的情【】色意味,一时搞得狮子王有些煳涂,也不知该不该推拒鹤丸的亲近。但随着亲吻轻巧地绕过下腹,那两瓣红润的嘴脣啄上他的大腿,他这才惊觉,他竟然被这看似无害的亲吻给蒙骗,不知不觉间,已经让鹤丸剥个精光了!


「喂……」


狮子王总感觉自己该阻止对方的行动,然而鹤丸的攻势温和,要是自己反抗过于激烈,感觉就像在小题大作,说不定还会因此被拿来调笑。这导致狮子王在出声之后便断了话音,不晓得该说什麽话来阻止比较好。


鹤丸却就在此时本性暴露。他抬起头,向狮子王露出一个温良中带点轻佻的笑容,接着右手拉开床边的木柜,抓出一件黑底黄纹的华丽振袖,往狮子王肩上一披,动作迅速,狮子王全然反应不及。


「果然很好看……好怀念啊,穿着女装的小狮子。」


狮子王与其说是反应不及,更像是呆了。他过了好一会,才面露不悦地将振袖拨开,接着一掌将压在他身上的鹤丸推离。


「想找女孩子的话到别处去找。」


那股不悦来得莫名其妙,就连狮子王自己一时都理不清是出于什麽原因。鹤丸自然也是跟着有些惊讶,略一思索之后,才又大胆地缠了上去,嗓音委委屈屈的。


「哪裡有女孩子比我们家小狮子好看的,而且,我也不是因为你好看才跟你做这种事的,是因为对象是你,我才总是想扑到你身上去。」


重新将身子挪回原位之后,鹤丸两手又再摸上那件振袖,不过,这次却是将其摺得整整齐齐叠在一旁,再没有披到狮子王身上的意思了。


「狮子王不也是,不管我是艺妓之身,还是着回男衣,都还是喜欢我吗?哪是因为性别之故呢?」


让鹤丸这样温言解释一番,狮子王顿时也觉得自己撒气撒得太没道理。他微微抿脣,好一会才轻声道了歉,鹤丸本来看起来就没生什麽气,自然将这件事一笑置之。


狮子王却是自己在意了起来。不仅是因为他莫名其妙生了气,另一个原因是,他将刚才愉悦的气氛给破坏殆尽了。


分明是七夕。


一个好好的情人节,让他搞成这样。


他略略垂着头,有些懊恼,却没想到还来不及让他再丧气几秒,鹤丸就轻轻挑起他的下巴,给了他一个热烈的吻。


「分明是七夕,怎麽不笑一个给我看呢?」


也许是鹤丸曾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艺妓的关係,他十分擅于活络气氛、逗人开心。狮子王在鹤丸的引导之下,一下子就无法再继续维持那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笑了出来。


「对嘛,这样多好看。」


鹤丸跟着对他一笑,话边说着,嘴脣边跟着贴了上来。


接着走长微博

评论(12)
热度(35)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