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花落吐心02》

※花吐私设有

※咖啡厅店长鹤x???狮(看完文就知道?是什麽了!!!((连拐带骗#


─────────────────────


被反抓住手腕,鹤丸一时间愣了愣,不过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他将青年的脸庞擦乾淨之后,立刻就替对方将口罩戴回脸上。而在这段期间,他悄悄将身体往青年那裡更靠了靠,青年也心神领会地将脸往他的方向偏了过来,避免再让其他人看见。


青年的浏海本就将脸庞遮了个大半,一戴上口罩之后,就只剩下一隻铁灰色的眸子露在外面。等到鹤丸将青年的连帽拉起,替他将显眼的头髮塞到黑色布料下面之后,便更是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了。


不过,虽然这样的打扮能够阻挡众人的视线,过度的掩饰却反而更引人注目。鹤丸立刻就发现,无数的男男女女依旧试图窥探青年的面容,要是再待久一点,青年担忧的事怕就要成真了。


「跟我上来吧。」


他于是连忙带着青年往楼上走,途中随便瞎扯着「这是我远房亲戚」诸如此类的话,希望能拉开众人放在青年身上的注意力。所幸鸟咖啡厅不大,不用多久,他们便来到楼梯之下,接着走上二楼,暂时从客人们的视线之中消失了。


  ※


替青年取了件白衬衫让他换上之后,鹤丸便出了房间,暂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待青年更衣完毕。他伸手将放在矮桌上的杂誌翻到了正面,果不其然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封面,刚刚被他送进房裡的那名金髮青年在杂誌上摆着一个悠閒的姿势,若有似无地往他这个方向看来。


鹤丸顿时起了个自己与对方四目相对的错觉,同时手一顿,两指夹着封面页,没再继续往下翻了。


真是令人意外,他竟然遇到狮子了。


狮子便是大部分人称呼金髮青年的方式,不过,这两个字并不是那名金髮青年的真名,只是他工作时的一个代号而已。然而,这样一个代号,在日本年轻一辈之中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自认快脱离年轻两字、平时已经懒得注意那些年轻人的流行玩意的鹤丸,都对这个代号略有耳闻。


就他所知,狮子最初不过是一个半路出家,可能就只是想多少赚点零用钱的网拍模特儿罢了。他并没怎麽受过训练,却硬是靠着一张挺好看的脸,还有相当不错的身材比例,在网路上突然爆红了。


鹤丸并未特别关注过这个人,不过关于狮子的评论倒也多少听过。而在各式评论之中,有一种说法他特别感兴趣,因而印象深刻。


反差极大。


他曾因为这四个字的评论去查了查狮子的资料,粗浅地明白这则评论为何而生。最后得出的结论很是简单:这个人平常的模样与工作时的模样相差极大。


鹤丸用指尖轻轻触了触杂誌封面上那人的脸,正准备继续想下去,却听见喀锵一声,房门开了。


他随即将杂誌往下一盖,轻咳了几声以纾解喉间的痒意,接着才抬起头,准备说点话。


却没说出来。


青年依旧是那一身包得很是紧密的服装,黑色的口罩没拿下来,连帽半掩面容(鹤丸这才想起,那顶黑色鸭舌帽大概是被他们给忘在楼下了),唯一不同的,就是外套底下的那件灰色T恤被他的白衬衫取而代之,在青年一身的黑色之中格外显眼。


鹤丸明显较青年还高、骨架也宽了许多,因而,他的白衬衫穿在青年身上时,就显得既鬆且垮了。从衣领底下隐隐约约可见青年锁骨的形状,肩颈线条更是一览无遗。鹤丸从前没少看过女孩子裸露出来的漂亮颈子,却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似乎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的罪恶感。


不过,仅是因为看见同性的颈子与锁骨便呆愣到说不出话,未免也太过夸张了。


鹤丸虚虚掐住脖子,深吸了几口气,敏锐地察觉到自己不太对劲。在他喉间,似乎有什麽正搔着他的喉咙,让方才抑制下的痒意越发猖狂,他克制不住,便剧烈地咳了起来。这阵咳嗽不如以往只消半刻就能停住,不仅咳得用力,还隐隐带着反胃感。


「……你还好吗!?」


他这副模样显然将刚从房间出来的青年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地走了过来,犹豫片刻后将手放到鹤丸背后,小心翼翼地顺着他的嵴椎骨往下抚摸、轻拍,希望能够让鹤丸好受一些。神奇的是,在他的安抚之下,那阵痒意确实逐渐平復,鹤丸灌了几口水后便觉得好多了,轻摀着口罩说道:


「……我没事,就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比起这个,衣服没什麽问题吧?要是怕现在下去会被人认出来,你就先在这裡待一阵子,等人少一点我再上来叫你。」


他虽然硬扯了个微笑出来,青年却依然一副相当不放心的样子。不过,大概是考量到自己也没有资格多管别人的身体,青年迟疑了一会之后便点了点头,没继续多说什麽。


「那就好。没事的话,我就先下去忙了。」


见青年没其他问题了,鹤丸便就打算回到楼下,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他又清了清喉咙,站起身准备离开,没想到青年却是跟着身子一动,在谁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抓住了鹤丸的手腕。


说是谁都没反应过来,是因为当鹤丸愣愣地回过头时,金髮青年竟也一脸茫然地对他眨了眨眼睛。要不是因为鹤丸当下有些诧异,他肯定会因为对方这个反应而忍不住喷笑出声。


「呃……那个,我是想说……」


行动比思考还要快速的青年随后也跟着露出有些困窘的表情,圈着鹤丸手腕的手鬆也不是、放也不是,最后只得虚虚地挂在那裡。


「我是想说,谢谢……还有,我叫做狮子王,不知道能不能请问我应该怎麽称呼您才好呢?」


狮子王最后依旧忍不住转开了视线,避免与对方四目相对。他虚握着对方手腕的那隻手异常温热,掌心都是汗水,这让他尴尬得不得了,说完话后便赶紧收了手,悄悄地将手心的汗水蹭在裤子上。


可惜,那样的小动作事实上依然落入鹤丸的眼裡,只是,鹤丸很是善解人意地并没有戳破。


他若无其事地将被鬆开的手摆回身旁,接着弯了弯眉眼,笑眯眯地回答:「我是鹤丸国永。狮子王,是吗?不用对我用敬语也没有关係的,直接叫我鹤丸就可以了。」


「好的,鹤丸……先生。」


见狮子王尚不习惯对初次见面的人直呼姓氏,鹤丸也没再勉强,说了声「叫我鹤丸先生也是可以的」,接着又确认了一次狮子王没其他事了,这才与他打了声招呼,从大门离开了。


然而,待鹤丸轻轻阖上门后,他却没急着下到一楼,而是站在原地,轻轻揭开了脸上的口罩,从嘴裡吐了一个东西出来。


一片微微皱着的白色花瓣落到他的掌心。



评论(11)
热度(23)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