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花落吐心03

※现代paro,咖啡店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

※感觉新坑节奏有够慢如同流水帐(

※说好的后续来了!


─────────────────────────


当鹤丸重新回到楼下时,方才那个插曲引起的骚动已经平息了许多。虽然仍有许多人想要向他打听刚刚那名青年的事情,不过总体而言,应该算是平安顺利地替狮子王将身分曝光的危机给解决了。


那时候估摸是下午三点,距离休息时间尚有三个小时。在这段期间,人流来来去去,店裡竟没有一刻是彻底清閒的。直至快要结束营业,鸟咖啡厅中的客人才逐渐散去,开始变得有点冷清了。


鹤丸与莺丸将用具、餐具收拾了一番,比平常早了一些结束营业,让在二楼枯等了三小时的狮子王赶紧离开。幸亏那个高人气的平面模特儿并没有被他的粉丝惯出性子,被一个人放在二楼许久也没有生气,反倒是对自己为咖啡厅带来麻烦感到很是抱歉。两方互相客气了一番,最后约定了归还衣服的日期,狮子王这才终于离去。


至此,他们这一天的工作才终于告了一段落。


冬末初春,天依然暗得很快,从窗口往外看去,已经是一片灰黑色了。这时间差不多是要吃晚餐的时刻,鹤丸与莺丸两人将咖啡厅巡了一圈,把门窗锁好了之后一同上了二楼。


今日是由莺丸掌厨,鹤丸因此一上楼就心安理得地瘫在沙发之上,拿起矮桌上的杂誌,第二度翻看了起来。


那本杂誌是一本男性时尚杂誌,本来应该是要放在楼下咖啡厅内,供客人翻阅的,却不知怎麽被他们忘在楼上没有带下去。杂誌内页大多是在介绍最近流行的服饰、髮型,以及正火红的男明星们。这些东西鹤丸以往并不太感兴趣,现在虽也是如此,但自从狮子王出现以后,他便反常地对这个人在意无比。


他将杂誌翻到有狮子王出现的页数,略略垂下了眼帘,盯着纸张上的脸孔沉思了起来。他先是客观地对这个人评价了一番:有脸蛋、有身材、上镜头、会搭配衣服,总而言之就是好看。再来又细细回想了一下与对方接触时的种种:低调不张扬、关心他人、有礼貌……着实比他原本所以为的当红模特儿有不小差距。


在杂誌中所看到的,还有鹤丸模模煳煳的印象之中,狮子王从来大多是活力充沛,或是自信十足的模样,气质与他今日所见很是不同。回想以往看到的粉丝评论,这个人拍的照片也是反差极大。时而坦肩露背拍一些让人看了脸红心跳的性感照片,时而穿上青春洋溢的亮色系服装展现年轻活力,又有时候正正经经着上正装,分明全身包得密不透风,却莫名让人隐隐兴奋,被他展现出的成熟魅力给迷得神昏颠倒。


能拍出如此多样的照片,一方面虽然要归功于他这个人生得好看、骨架漂亮得没话说,但另一方面,也绝不能忽略这个人对于服装极高的敏感度,能够因应不同的服饰做出气质上的变化,并用最适当的肢体动作将设计师渴望表达的意境传达出来。


但是,狮子王虽然厉害,鹤丸自觉自己也不可能……


他与杂誌裡的狮子王大眼对着小眼,困惑得眉头紧皱,甚至没发现莺丸已经将晚餐准备好,端着晚饭走了出来。后者将两份茶泡饭整整齐齐摆到了桌上,慢条斯理地先行开动,期间虽看了鹤丸几眼,却没有提醒对方吃饭的意思。一直到自己吃得一点也不剩,他才漫不经心地开口。


「你自从将狮子王带到楼上之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怎麽了吗?」


鹤丸这时候才勐然回神,捧着杂誌的手略抖了一抖。


「没什麽,第一次看到真的模特儿,有点在意。」


「是吗。」


紧急想出来的藉口分明烂到一听就知道是假的,莺丸却没有继续追问,迳自将吃完了的碗盘收拾了,放到餐盘上就要往厨房过去。这样看似淡然而毫不在乎的反应反倒让鹤丸莫名心虚,连忙改口:


「等等、莺丸……其实我有事想跟你说。」


他开口之后,莺丸才停下脚步,放下餐盘重新坐回沙发之上。他捧起矮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绿茶啜了一口,也不催促鹤丸,静静地等他开口。


果然,片刻之后,鹤丸便将手上的杂誌阖上,放到一旁,接着从口袋之中摸出了一个东西。


一小片皱巴巴的白色花瓣。


莺丸脣尚抵着杯缘,眼底几不可察地涌起一丝波澜。过了一会,他才缓缓地将拿着茶杯的手往下靠到大腿之上,微弯的后背直了一些。


「这是……?」


对面的白髮男子吐了一口气,将脸上的口罩扯了下来。


「你应该多少也猜到了吧?这片花瓣,是从我嘴裡吐出来的。」


话说完后,一时之间都没有人出声。莺丸略略垂下眼帘,食指摩娑着杯缘像在思考,不久之后,突然站起了身,四处绕了一圈才重新回到客厅来。


鹤丸对他的行动感到相当莫名其妙,不过尚未等他开口询问,莺丸便就坐了下来,淡淡解释。


「我还在想是不是你今天收了哪位小姐的花,拔了花瓣要来整我呢,看来不是啊。」


鹤丸闻言顿时哭笑不得,想要反驳些什麽,又好像没什麽可以反驳的。本来就是他自己老爱乱开玩笑,才搞得连认识八年的朋友都不敢第一时间相信他说的话,要怪好像也只能怪他自己了。


「这次是真的!但重点是,我现在根本没有什麽喜欢的人啊。」


他有些委屈地替自己辩驳了一声,紧接着将那片皱巴巴的花瓣随意往桌上一丢,竟是难得地失了平时游刃有馀、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是,这样倒才是正常的,因为花吐此病,若是三个月内没有治癒,便会取人性命。


此病无药可解,唯一听说过的治疗方法,是于三个月内与喜欢之人两情相悦,获得对方的亲吻。这一吻过后,在病患体内的病毒才会附着在花瓣之上,随着花瓣被病人吐出而逐渐清空。


但如果根本连喜欢的对象都没有,那麽花吐病就真的成了绝症,就是再厉害的医生,都没有办法把人给救回来了。


这也是鹤丸为什麽如此困扰的原因。若是他真的有喜欢的人,他便也认了,把花吐病当作自己不得不去奋力追求对方的理由他也勉强还能接受;然而,他现在根本连个对象都没有,可以说是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就染上这个怪病,鹤丸就算再怎麽喜爱惊吓,面对这种牵扯到自己性命的状况,依然是笑都笑不出来。


莺丸听到他这麽说,顿时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脸色沉了下来。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口吻严肃地问道:


「你确定你真的没有喜欢的人?一见锺情也没有?」


「没有。我到底有没有喜欢谁,我自己还会不知道吗?」


莺丸后半句话所指的对象是谁再清楚不过了,鹤丸今日特别关注的人,除了那个惹眼的金髮青年以外再无他人。但鹤丸可以保证,他除了觉得对方好看,各方面条件好像确实很不错以外,的的确确没有其他想法。而且,他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女性,在见到狮子王之后突然翻起杂誌,也并非因为对对方一见锺情,而是怀疑自己身上的异状与对方有什麽关係。


可要不是因为他对狮子王一见锺情,他又为何会染上花吐病?


难道他真的在不知不觉之中被当红男模掳去了心神而不自知,准备死于对方的西装裤下了吗?


鹤丸越想越乱,最后一点都不能冷静下来理性思考了。莺丸看他这个样子,知道接下来难以多问出一些什麽;鹤丸对谁抱着什麽感情,仅靠他一个人也无法做出判断。最后,决定还是暂时把这件事搁着,明天再看看有什麽办法。


「你还是先好好吃饭,今天早一点睡了。明天一早我陪你去给医生看看,到时候如果还是没有头绪,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他温言安抚了对方一番,好不容易才让鹤丸冷静了一点,乖乖照他的话好好吃饭早早睡觉。这样听话的鹤丸国永,真的是难得一见,若不是因为牵扯到性命这般严重的问题,莺丸大概会觉得很是新奇,认为这件事很有趣了。


不过,比起最长期限三个月,乖巧听话的鹤丸国永,他觉得不按牌理出牌,祸害遗千年的熟悉友人还是更好一点。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