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祈愿

※最近閒下来就挺累的了,更新可能要再缓缓吧

※一篇小短文,给大家塞塞牙缝


--------------------------


他从后面轻而缓慢地将狮子王给抱住了,前额抵在对方骨感的肩头,双手的十指一点一滴地将狮子王的腰给圈住,最后紧紧地釦在一起。


怎麽看,都是一个过于慎重,小心翼翼到了极致的拥抱。


这样的行为对于鹤丸国永来说显然是有些反常的。缺少了平时不怕死活、想到便做的那股冲动与勇气,少见地展露了他深埋在心底的的不安与过度谨慎。狮子王一时被这样的拥抱弄得有些愣神,过了一会儿才柔声问道:「怎麽啦?」


在他们熟悉的家中,在充满着柔和灯光的房内,鹤丸为何会出现这种情绪,狮子王实在不得而知。不过,情绪之事,本来就不受控于人心,狮子王因而也没打算找寻原因,问完话后便将左手复上鹤丸的手背,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抚摸,当作是一种安抚了。


而靠在他肩头的,他的那位恋人,对此则是轻轻地用脸蹭了蹭他的肩膀,圈着他腰的手更紧了些,恨不得将他揉进怀裡似的。这麽一番无言撒娇之后,他才闷闷开了口,却如同什麽也没说。


「就突然想抱抱你,不可以吗?」


那一贯略低而有点性感的嗓音,此时带了七分的委屈,三分的撒娇,听起来竟是可怜可爱得很。狮子王很是吃他这麽一套,忍不住勾勾脣角,就连被抱得有些呼吸不过来也不管了,头往后一仰,便乖乖顺顺享受起这人体靠垫了。


「可以是可以,就是怕你抱完了还得寸进尺,想多做一些别的。」


他嗤嗤笑着,边搓揉着鹤丸散在他肩头的浏海髮尾,边低低调侃道。鹤丸闻言,略动了动脑袋,也许是皱了皱鼻头,或是刻意鑽了鑽他的肩膀,像是在抗议、在不满,然而,抱着他的双臂却是一点也没有要放鬆的迹象。


那便就这样吧,这样被抱着,然后与鹤丸一样,沉默。


他的五指静悄悄地与鹤丸略略鬆开的束缚重新结成一道毫不坚固的锁,转身便能轻易熘走,他却心甘情愿将自己反锁其中。


如此十指交扣,是锁、是印、是结、也是祈愿。


愿,岁月静好。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