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面孔失认症》

※面孔失认症:可以理解成俗称的脸盲,因为大脑特定区域受损,导致虽然看得到,却无法辨识人脸的症状。


───────────────────────


他眨了眨眼,眼裡的世界依旧如常,白色的天花板、过于刺眼的日光灯、桌上透明的玻璃杯、连结着仪器与他身体的管线。


还有趴在他病床上,累到睡死了过去,只留给他一个后脑槽给他的小男友。


这样看来,一切都很好,顶多是他的脑袋还有点昏。


他尽量轻而缓慢地让自己坐了起来,不过,这个动作还是惊动了靠在他腰侧睡觉的小男友,让后者揉了揉眼睛,抬起了头。


然后,他的眼前便突然溷乱了起来。


那分明不是一张属于任何人的脸,不符合他记忆中的任何一人,是一个陌生人。


「你醒了!你还好吗?医生说……」


但是,传入耳裡的声音,又确实是属于他原本以为的那个人没错。


他的双手瞬间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这个反应打断了对方的话语,让对方沉默了下来,过了一小段时间之后,对面之人才开口说道:「……这麽说来,医生不是在骗我了。」


他管不上那句话是什麽意思,只顾着伸出手将对方的脸蛋彻彻底底地摸了一遍。那张脸,触感是熟悉的,他以往摸了无数遍,亲过、舔过、啃过,再熟悉不过;然而,现在却一点也认不出来了。对面之人静默着让他摸了好一会,脸怕是都被他粗鲁的碰触弄得有些痛了,不过,却一点没有要出言阻止他的打算。最后,让他停下来的,是滴到他手指的,一滴微热的液体。


他这才终于停了下来,收了手,恍恍惚惚地坐在床上好一阵子。一瞬间,什麽声音彷彿都听不到了,只有偶尔响起的,几声吸鼻子的声音特别的清楚。


他却不如以往那样,一听到这声响就急急忙忙地顾着安慰了。这麽呆坐着好一会之后,他突然喃喃道:「镜子……我要镜子,给我镜子……」


他转动身躯,四处乱摸了一阵,分明看得到,却表现得像个盲人一般。然而,这附近哪有放什麽镜子?他因此跌跌撞撞地下了床,扯掉了管线,一路奔往厕所的方向。


从他身后,隐隐约约传来几声带着鼻音的喘气,还有勐力吸鼻子的声音;但是,这些他一点都管不上了。直冲到厕所之后,他双手压上洗手檯,努力将脸凑向镜子,想从倒影之中辨识出这一张脸。然而,从那些破碎的五官之中,他一点也无法找到他记忆中,自己的那副模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至此,他这才终于确定了,他就连自己的脸,都已经辨识不出来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