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花落吐心04

※咖啡厅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

※都一万字了你们什麽时候才打算开始见面谈恋爱#

※最近比较忙一点,还要一边修稿,更得比较慢一点请大家见谅qqqq


──────────────────────────


隔日,莺丸在店门口张贴了暂停营业的公告之后,便陪着鹤丸一同到最近的大医院看诊。


医院之中人员来来往往,分明很是热闹,却因为每个人都步伐匆匆,神情严肃略带冷色,竟是一点也不显喧哗,气氛更是略带压抑。就连一向多话的鹤丸,这一路上也是安安静静的,差一点就要融入到这一片白色之中。


他们上了三楼,走到内科部后停了下来,在诊疗室外找了个位置坐下。因为昨晚便挂了号,算准了时间才来,没坐多久之后就轮到了鹤丸。两人跟着护理师进了诊疗室,鹤丸就看诊的位置坐了下来,取下口罩。


「鹤丸先生,身体出了什麽问题吗?」


为他看诊的是个颇为年轻的女医师,鼻樑上挂着一副无框眼镜,气质很是精明专业。鹤丸因此稍稍心安了点,将昨天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对方。


然而,说话途中,他却察觉到对方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似乎是情形不容乐观,方才略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


「这种症状,除了感染花吐病以外也没有其他可能了;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昨天吐的花瓣,鹤丸先生有带来吗?我们还是要做一下检验确认,这样也能知道感染鹤丸先生的病菌跟其他患者有什麽不同。」


「有,在这裡。」


鹤丸从外套口袋裡摸出一个玻璃小罐子,裡头装的正是他昨晚随便扔在桌上的白色花瓣。那片花瓣昨天被他攥着、塞在口袋裡面,表面佈满皱褶,看起来可怜兮兮得很;然而,正是因为如此,鹤丸更难以相信这是从他口中吐出来的东西。


那女医师慎重地将花瓣接下了,让护理师拿去检验,接着开了抑制病菌扩散的药,最后才开始说起她对这整件事情的猜测。


「花吐菌这个病菌,就现在的研究来看,虽然广泛分布,但是只作用在暗恋、单恋中的人身上;然而,鹤丸先生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却还是被花吐菌感染了。这个状况虽然奇怪,但我认为还是有原因可循的,我在这边告诉你几个条件,相信鹤丸先生就能大致理解我的想法。」


女医师轻轻推了下桌子,让椅子转向鹤丸的方向,这才继续说道。


「其一,鹤丸先生在感染花吐病之前,就已经感冒了好几天,抵抗力不足;其二,昨日是情人节,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不过,过于浓烈的恋爱氛围或许也感染到你身上,让花吐菌做出误判;其三,你昨天也正好对某一个人特别关注,使得花吐菌判定你有暗恋的对象,进而起了作用。」


「……如果真的是像我想的这样,鹤丸先生想要痊癒,就必须做到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你必须真的让自己喜欢上那个对象,再来,才是让对方喜欢上你,愿意跟你接吻。」


听医生分析到这裡,鹤丸虽然都能理解,却当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应了。这种宛如小说情节一般的事件竟然会发生在他身上,而且还从一名医师(一个理性的代表)嘴裡说出来,只能说现实往往总比小说还要离奇。


他静默了一阵子,让自己好好冷静下来,理解女医师刚刚说的那些话,这才道了谢,准备离开诊疗室;却不料,在他起身之前,女医师却突然又喊住了他。


「鹤丸先生,抱歉,虽然这有点无关病情,但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鹤丸略感疑惑地重新坐好,见那名女医师拿起了自己放在一旁的手机,滑了一下之后给他看了一个页面。


「这个,是你吗?」


大概是他们咖啡厅在网路上经营的推特。鹤丸漫不经心地凑过去看了一眼,接着,却是瞪大了双眼。


『惊爆,当红男模狮子与S大咖啡厅店长传出禁断之恋!』


  ※


回到半个小时前,S大附近的一栋公寓之中。


八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手机在床头柜上边震动边大声地唱着歌,顿时将方才还睡得极沉的狮子王从睡梦之中拉了出来。他极其熟练地一伸手臂,乱滑一通将闹钟给关了,接着又在床上多赖了十多分钟,这才睡眼迷濛地坐起了身,慢慢从床上爬了下来。


他住的这个公寓面积不大,约等于十叠塌塌米的大小;不过,这个面积他一个人住倒是绰绰有馀了。进浴室盥洗了一番,醒了脑之后,狮子王便边换着衣服,边将手机萤幕解了锁,准备确认今日的课表及工作。


然而,他衣服才脱到一半,便因为萤幕上闪动的讯息提醒而停住了手,神情先是诧异,后是无奈。刚被他撩到上腹处的睡衣又让他拉了回去,拿出来不久的外出服折了一折后又丢回衣柜裡头。


他今天别想去上学了。


传来的讯息自然与今早爆出来的绯闻有关,虽然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记者过度联想写出来的假新闻,但为了不要引起更大的骚动,经纪公司那边还是让他暂时避避风头,尽量先别露面、不要做出任何回应,以免记者又断章取义,闹得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而要做到不露出任何一丝把柄,最好的方法便是不要出门。因为就算他真的相当好运,去上学的这段期间都没有遇到记者缠身,天知道他的同学会不会取而代之跑来凑热闹,将他的解释扭曲成其他的意思,然后越传越开。


狮子王略一叹气,无奈之中带了点烦躁;不过,却又是相当习惯地接受了这个意外。


家裡尚存一些储备粮食,够让他足不出户一整天。狮子王随意抓了块麵包,开了电脑,准备看看他的官方推特目前灾情如何。


方才登入到推特裡面,以他为主角的那篇绯闻便占了整个版面,他与那个白髮男店长亲密靠在一块的照片就这麽毫无预警地闯入他的视野,饶是他已经知道这个消息,现在还是不禁抽了抽眼角。


不过,老实说,这次绯闻并不是什麽难处理的事件。毕竟对象同是男性,粉丝们大概不会太过当真,甚至,当绯闻对象也是个也长得颇为好看的男性时,这篇绯闻还能替他带来一些正面的话题性。


果不其然,他马上就刷到许多CP留言。狮子王快速看过一眼之后,只觉得粉丝们大多都在为新CP的诞生欢喜,倒是一点也没有偶像被人抢走的不悦感。


……他都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难过了。


大致浏览过目前粉丝的反应之后,狮子王略放了下心,放开了滑鼠,微微倾身将早餐的垃圾丢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重新直起身后,他毫不意外地发现通知栏又多了几则通知,红通通的数字很是惹眼。狮子王随手点开,原是想随便扫一眼后就退出帐号,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通知。


『鹤丸国永跟随了你。』


他顿时一愣,回过神时已经点进对方的主页,刷起对方的贴文,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快速刷了几分钟之后,他只觉得这个人的推特很是有趣,常有推主本人对自己的日常调侃、对朋友的恶作剧、搞怪的照片,最后还有一些着实称得上赏心悦目的自拍照。


狮子王上次见到对方时,只看到他没被口罩遮住的上半脸。当时,他光是对上对方那一双生气勃勃的金眸,便愣了好一会儿。


此刻,他终于从照片之中窥得鹤丸的全貌,更觉这个人当真好看非常,倒也难怪S大之中不少女生为之疯狂,一个礼拜中不晓得要光临几遍鸟咖啡厅。


唔……学校附近竟然有这麽好看的人物,他似乎发现得有点晚了。


这个想法迅速地在他脑中闪过,他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等到他意识到自己这都想了些什麽之后,马上动作迅速地将对方主页给关了,接着两掌同时打到自己脸颊之上。


他怎麽像个迷妹一样开始想经常光临鸟咖啡厅了?虽然鹤丸是长得很好看、上次还帮了他忙,而且自己还害对方身陷绯闻之中,的确是该好好去道个歉……喔,话说回来他还跟对方约好了要还衬衫呢。


……等等,还衬衫好像是今天晚上的事?


狮子王连忙从双掌之中抬起头来,从官方帐号退了出来,另外登了一个小号进了推特。他从自己官方推特的追随者中重新找到鹤丸的帐号,点了进去,发送了一则讯息。


『鹤丸先生,不好意思,我是狮子王。今天晚上没有办法还你衬衫了,可能要另外约一个时间,不知道鹤丸先生什麽时间比较有空呢?』


分明是一则普通无比的讯息,狮子王传出去之后却莫名其妙感到相当紧张,大约是怕自己一个没注意就留给对方不好的印象。不过,还不等他紧张多久,鹤丸就回复了讯息。


『没关係的,狮子王现在这个状况跟我见面本来就不太好,等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再还给我吧。不过,关于绯闻的事,还是想请问你应该怎麽回应才好?今天刚好咖啡厅停止营业一天,所以暂时可以躲着媒体,但明天开始就必须要正常营业了,要是遇到有人询问这件事,我应该如何回应,才不会影响到你的声誉呢?』


短短的讯息之中,字字句句都是温柔、都是顾虑,让狮子王不禁对鹤丸更有好感。不过,关于回应媒体的事,他这边也尚未得到公司的指示,还不能给对方一个答复。他先让鹤丸稍等一会,接着赶紧连络公司,就怕让鹤丸在萤幕的另一头等待太久。


拨给经纪人的的电话没多久就让人接了起来;不过,尚未等他说话,对面之人便急忙率先开口。


『狮子,T杂誌最近有一个双人的男装平面广告委託,你接不接?』


狮子王原先要说的话让人硬生生掐断,一时之间不免有些愣住。而就在这一愣之后,经纪人又接着说道:


『应该说,跟你一起闹绯闻的那位,愿不愿意跟你一起接?』


T杂誌展示的服装风格一向气质典雅,就连摄影棚内的佈景也讲究再三,出来的成果照往往细緻有质感,狮子王向来喜欢接这间杂誌社的工作。


此刻,被经纪人这麽一问之后,他脑海之中随即浮现出鹤丸着上此类服装,在摄影机前微笑拍照的模样,只觉得适合非常,也没多想便打了一串讯息出去。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拍照?』


评论(1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