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花落吐心05》

※咖啡店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

※花吐私设有

我终于期中考完了……但好像,活动还是很多,加上这篇对我来说很有挑战,更新还是要请大家多等等qqqq


──────────────────────


当夜,约在凌晨两点左右,狮子王住所的大门被人轻轻敲响了。那阵敲门声虽小,不过深夜时刻一片寂静,即使再轻微的声响都清楚无比,况且狮子王本来就是特地为了等此人到来才刻意坐在客厅,因此,当他一听到这阵声响,便立即起身,小跑过去开了门。


「你好呀,打扰了。」


门一打开,一名穿着白色连帽厚外套的男子便眯着眼睛与他打了声招呼。狮子王让开了身子,让对方进到屋内之后,便立刻关上了大门。


「你好,鹤丸先生。随便坐就可以了。」


关上了门后,屋外的寒风便被隔绝开来,让屋内的温度很是舒适。鹤丸一进到裡面没多久便脱了外套,顺着狮子王的意思随便坐下,他见对方似乎对于深夜与陌生人共处一室略感尴尬,便贴心地先找了话题。


「这个时间出来,那些记者们果然都已经不在了。我早上回咖啡厅的时候门口还被塞得水洩不通的呢,那时候真是吓死我了。」


狮子王从桌上的不鏽钢茶壶之中倒了两杯清水,一杯推到了鹤丸面前。他听见对方语调轻鬆地开口,暗鬆了一口气,也不那麽拘谨了,开口回答:


「对吧!记者总不可能一整天都守在那裡,这又不是什麽太重要的新闻。只要避开上下班的尖峰时刻,人就会少很多了。」


「嗯,虽然不是什麽重要的新闻,不过却轰动到让我的推特瞬间涨了几百个粉丝呢。」


狮子王闻言不禁尴尬,一时间支吾其词回不了话;然而,鹤丸却不像是有意追究的样子,哈哈两声便将话题引上正题。


「我开玩笑的,不要介意,趁机宣传我们咖啡厅也蛮好的。比起这个,我还比较担心明天拍照的事。」


说到此事,就不免要回头说到狮子王发出讯息的那时候了。那时候狮子王头脑一热,也没顾虑到这麽邀请很是唐突,手一点,讯息便送了出去;幸好对面过了好一阵子之后便答应了他的邀请,才免去了尴尬。他们当下立即开始讨论起此事,狮子王与经纪人确认好时间地点,鹤丸也提出了他的交换条件,如此一番讨论之后,终于敲定了这件工作。


T杂誌社为了赶上绯闻的热度,匆忙将拍摄日期订在隔天,时间紧急,让鹤丸很是紧张,深怕隔天会出什麽差错。经纪人最后提议,鹤丸乾脆今天就先跟狮子王会合,让后者先告知他一些注意事项,明天的拍摄也好顺利进行。


这,便是鹤丸现在会出现在狮子王住所的原因了。


「其实不用太担心,到时候场上的工作人员都会教你的,明天你就照着摄影师的指示做就好了,真的出了什麽问题的话,我也会在旁边的。」


但事实上,对于鹤丸的担忧,狮子王很是乐观。毕竟这件工作打从一开始就是由T杂誌社提出的,要用一个菜鸟模特儿拍照是他们的主意;那麽,想必他们也已经做好要多关照鹤丸的准备了。


狮子王想也没想到,自己这番话主要想传达的重点其实一点也没有被鹤丸听进耳底,后者竟是在最后一句话出口之后,心脏才勐地一跳,接着神奇地渐渐放心了下来。


「嗯,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都不知道对方将这番话的重点错置了,他们接着又浅谈了一些摄影要注意的事项之后,便因为时间不早而决定熄灯睡眠。然而,直到此刻,狮子王才勐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


他们家就只有一张床啊!


让客人睡沙发怎麽想都是不可以的,两个人挤一张单人床更不可能是选项。那麽,就只能让他自己在沙发屈身一晚了。


然而,这样又有另一个问题出现了。他这个地方是租来的,单人公寓,不仅只有一张床,也只有一件厚棉被。虽然屋子内部还算温暖,但想要裹着薄被度过一晚,依然过于勉强。


那麽,厚棉被究竟应该要归谁?


狮子王尚在纠结,此时却听见浴室那头传来几声压抑的咳嗽,显然是鹤丸的感冒还未痊癒。想到对方在寒风刺骨的夜晚为了他的请求跑出来受苦,狮子王不禁一阵心疼,不多纠结便决定将厚棉被让给对方。


他下定了决心,从衣柜裡拉出薄被,落座在沙发之上等鹤丸从浴室出来,打算与对方道声晚安后再睡。没想到,对方踏出浴室之后,却是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问道:


「我以为你不会介意跟我一起睡的?毕竟只有一件厚棉被,不是吗?」


狮子王抓着薄被的手不禁紧了紧,脸颊莫名其妙有点热。


「可是……是单人床,太挤了,会很不舒服。」


鹤丸语音带笑,回答。


「嗯,所以我想问你,你介不介意我还有一点感冒,愿不愿意跟我挤一挤?我会戴着口罩睡的,所以你还是睡床上吧,那麽冷,要是着凉了就不好了。」


「不会……我不介意。」


「那就好。」


狮子王重新将薄被折了折,收回衣柜之中。回过头时,鹤丸已经爬上了床,替他掀开了棉被的一角,宛若在向他邀请。


……等等,他这是在想什麽乱七八糟的东西?


狮子王迅速将脸重新转向衣柜,一瞬间有了一头撞上衣柜门的冲动。


「狮子王?怎麽了?」


「没有,我睡前习惯洗个脸,你先睡吧。」


见鬼了,他今天才知道他睡前有洗脸的习惯。


「好,晚安。」


「晚安……」


语毕,狮子王立刻进了浴室,转开水龙头,捧起一把冷水往自己脸上泼。


……他今晚是不要想好好睡觉了。


然而,当晚的睡眠品质竟是出乎他意料的优质。除了能够翻身的空间略小了些以外,他不仅觉得更加温暖,还隐隐有一股清淡的花香缱绻在他鼻尖;不过,当隔日睁开眼时,那阵略有似无的香气已然闻不到了。


他照常在闹钟的第一声铃声响起时,一通乱按将闹钟给关了,接着硬是赖了十多分钟才从床上爬起来。待他坐在床沿发呆一阵子,终于醒了神之后,他才勐然发现,鹤丸早已醒来,穿戴整齐,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憋笑。


「早啊,狮子王。」


「……早安,鹤丸先生……」


头髮极乱、满脸油光、双眼无神、衣服散乱。


狮子王几乎是在瞬间被吓醒了,他僵硬地道了声早后,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匆匆忙忙躲进浴室,在鹤丸光临之后,第二度想一头把自己给撞死。


不过,他随即就冷静了下来,自问起自己干嘛那麽紧张?的确,让一个自己颇有好感的人看到他这副凌乱的模样是很令人羞耻,但他似乎也不用惊慌得像个恋爱中的小女孩一样?


……不行,如果鹤丸也是一副刚睡醒的模样也就算了,但只要一想到他从醒来到起床这一段时间的呻吟、翻来复去赖在床上的模样,以及刚坐起身时的迷茫神情都被对方一点不落地看进眼底,狮子王依然感到相当羞耻。


然而,既然看都被看了,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狮子王也就懒得再多想什麽。在彻底平静下来之后,他赶紧盥洗了一番,出了浴室之后,已经神色如常了。


「大概再半小时之后,木村先生就会过来接我们了。鹤丸先生……应该已经准备好了。等我准备一下之后我们就出发吧。」


木村先生便是狮子王的经纪人,他们昨天约了七点要在狮子王家楼下集合的。狮子王向鹤丸提醒了一声,同时间收拾了一下桌子,将出门需要带的一些杂物丢到包裡,才从衣柜之中挑了一套衣服,进了浴室,把睡衣给换了下来。在这期间,鹤丸迟迟没有对他所说的话做出回应,狮子王原先还没有想那麽多,进了浴室之后,才突然觉得这阵沉默有些奇怪。


不过,就在他这麽想的时候,鹤丸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过来。


「我还是觉得,狮子王用敬语称呼我太过拘谨了。」


突来的声音让狮子王略吓了一跳,套衣服的动作停了一停。


「我是想跟狮子王成为朋友的,所以希望狮子王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可以吗?」


不知道鹤丸是否刻意,他这番请求是用有些绵软的语调说出口的。这种宛如小女生在撒娇一般的语气,大多都是用在圆滑的娃娃音上;然而,当鹤丸用他略低而磁性的声音这样请求时,竟然一点也不让人感到违和,甚至还有点可爱。


狮子王不禁在一瞬间歪了思绪,暗赞了一下鹤丸好听的嗓音,随后才回过神来,匆忙回应:


「当然可以,那麽,我以后就直接叫你鹤丸啦。」


「嗯。」


他隐约听到鹤丸轻轻笑了声,自己莫名其妙也跟着有些开心了起来。换了称呼之后,两个人的关係宛如整个都不一样了,从陌生变成亲密;从拘谨变得放鬆;从公务关係变成私人关係,往后如果想与对方说话、见面,也不必再千方百计寻找理由,可以只因为他们成了朋友。


就凭这点,狮子王相当庆幸自己昨日突然脑抽,唐突地向对方发出邀请。在这之后,一切似乎都变得很好。


「狮子王?你好了吗?」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狮子王一时之间忘了鹤丸还在外头等待,被这麽喊了一声之后,才回了神,急忙将衣服套好,步出浴室。


「好了好了,鹤丸,我们走吧。」


兴许是注意到他刻意喊出的对方的名字,鹤丸嘴角那抹笑容多了深意,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将他的心思说破。两人将包给揹上之后,终于踏出了家门,准备前往T杂誌社选定的拍摄地点。


评论
热度(17)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