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而狮子王一向守约》

※原着向,单方死亡注意


01


狮子王从后面紧紧将他抱住了,整张脸埋进他的肩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手臂上的硬甲硌得鹤丸略有些痛,不过后者并没有因此挣扎,反倒复上了狮子王的手背,重心微向后倾,躺进狮子王的怀裡。


「怎麽了?不就是出个阵吗?我们家小狮子什麽时候变得这麽爱撒娇了?」


「你管我。」


面对鹤丸一连串的问句,狮子王精简地用三个字便随意打发掉了。他手掌一翻,抓住鹤丸复上来的手,一下握、一下捏、一下搔、一下蹭,宛如有很多想说的,不过不晓得该怎麽说。鹤丸任他摆布了一阵子,接着才反客为主,修长的手指鑽入狮子王黑色的半掌手套之中,暗示一般地抠了抠他的手心。


「快到时间了,你先去吧。有什麽话回来再说,有些事回来再好好做。」


鹤丸国永脸上笑得纯良,言语裡究竟是什麽意思,狮子王怎可能不知道?他迅速抽了手,面上红了一红。


「你这脑袋永远想不了正经事。」


02


狮子王出阵之后,鹤丸国永出了房间,漫无目的地在缘侧上踢着步子。


前阵子本丸开始落雪,将任何暴露于外的事物蒙上一层冰冷的霜色。分明是相当清冷的景象,短刀们却相当兴奋,一个个不怕冷地扑进雪裡,隔着手套抓了一团雪,费尽心思想拉任何经过的人下来打雪仗。


鹤丸虽一身雪白,极适合在雪仗之中埋伏躲藏,却因为过于怕冷而对这项活动敬谢不敏;不过,虽不曾参加过,他却曾坐在一旁观赏狮子王在雪仗之中大展身手的模样。那个人与他恰巧相反,极度怕热,但就不怎麽怕冷,雪仗打到激动时,捲起双袖以便活动是常有的事,每当鹤丸看见他如此行动,都忍不住要为对方抖上两抖。


狮子王是好战的,因此,儘管是这样小孩子一般玩闹的战争都能让他兴致高昂、精神抖擞。鹤丸曾有一次问他,雪仗与实战,对他而言有何差别?狮子王略想了想,回道:


「雪仗可以放水,本身就是图个好玩,真要说的话,我还是更喜欢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感觉。」


鹤丸对这个回答一点也不意外,他早就知道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一上战场便会双眼发光,拚尽全力砍杀敌军。


不过,狮子王接下来状似随意补上的这句话,他就真的想也没想到了。


「而且,在战场上的话,不论多麽冷,身边都还有鹤丸。」


03


然而,妄想每场战役两人都能一同出战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依据不同的情况与战力,部队会随之调整人员,时不时被拆散并不少见。不过这倒也不是什麽大事,他俩虽然平时腻腻歪歪宛如连体婴,一说到公事时还是很分得清状况,该分开就分开,一次也没向谁抱怨过。


只有他们两人自己晓得,他们表面看似公私分明,心裡头其实还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待在一起的。否则,他们至于每次看到对方带伤回来时,都忍不住边碎着嘴像老妈子一般唠唠叨叨,边架着对方进手入室吗?


谁会不想把恋人好好护在身后,不让人动一丝寒毛?


04


又谁不会假设,只要自己当时在场,就能够做到一点什麽,让事情不至于落得无法挽回的境地?


05


「鹤先生,我很遗憾。」


听到这句话时,鹤丸国永正难得地踩在雪地之上,两手还在揉着一团雪球。


他眨了眨眼睛,脸上那抹微笑像是被冷风给冻住了一般,僵在了他的脸上。


「你说什麽?」


对面那人像是不忍再说了,抿了抿脣,逃避了他的视线。一旁的太郎太刀无法,只得代替烛台切再说了一遍。


「狮子王在回阵途中不幸遭到敌方的倖存者偷袭,身陨。」


06


怕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鹤丸国永心想。


毕竟他是跟狮子王约好了的:想说什麽回来再说,想做什麽回来再做。


而狮子王一向守约。

评论(6)
热度(22)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