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包心》

※原着向双向暗恋(奇怪了,我原本分明是要写稳定交往状态的?)

※脑补续花丸第一集的小狮子的御守布包从何而来

※决定从今天开始多花一点脑力取标题!


───────────────────


深夜之中,透过纸门隐隐透出的昏黄烛光格外明显,狮子王不用想,便知道那间房间是属于何人的,疑惑之下,他微蹑着脚,悄声走了过去。


从门外听不出裡面的人在干些什麽,应该说,几乎是寂静无声的。这可太奇怪了。狮子王想。难道是忘了熄灯就不小心睡着了吗?


他又走近了些,伸出手轻轻将门拉开了。拉门在他的动作下响起了不大的喀拉声,然而,还不待他拉出一条小缝看看裡面是怎麽一回事,房间内就先响起一阵乒乒乓乓、极其慌乱匆忙的碰撞声,害得狮子王心口一提,也顾不上音量,急忙把门给拉开了。


在那黄澄澄的烛火之下,就连纯白色的人影都不免得要被晕染上一抹暖色,桌上散落着的黄色碎布更是被映照得越发鲜豔了。那房间的主人面对这不请自来之客措手不及,面露愕然,还带着点难以看出的羞窘,骨节分明的双手试图藏匿他正缝到一半的作品,然而行动却都让一旁来不及收起的针线用具揭露得一点也不剩。


「你好大的胆子,都不用敲门就闯到别人房间来。而且,这个时间还过来,不会是要夜袭的吧?嗯?」


鹤丸脸上的那一点血色,不知是被烛火烧上的,还是因羞窘而从内而外透出的,总之,都让他这句话听起来不再那麽游刃有馀;然而,后半那句调戏意味浓厚的话语,依旧让狮子王顿时热了起来。


「谁像你一样?我只是看你那麽晚还没睡,想关心一下才过来的!」


鹤丸耸耸肩,灵动的金眸滴熘熘地转了一圈。


「谁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麽原因才来的。」


狮子王懒得理他,赤脚踏进他房裡,阖上门,将夜风隔绝了。他似乎见到鹤丸国永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又好像没有;总之,待他坐下之后,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已经从原本的位置上移开了,不再掩盖着下方的东西。


一个小巧的手工布包静静躺在木桌上。


那布包是用与狮子王髮色相近的色布织成的,上面用白绳打了个绳结、繫了个铃铛作为装饰,袋口还缝着一球灰黑色的绒毛,很是精緻可爱。


而且,为谁而做不言而喻。


狮子王的脸不禁更热了,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开,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鹤丸见他这个样子,莫名有些恼羞,一把抓起布包,就要塞到抽屉裡去。


「等等!你要干嘛?这不是给我的吗?」


一急之下,狮子王略抬起身、伸出手,几乎倚着鹤丸的身子去抢那个小布包。他嘴上说得不错,那确实是要给他的东西,但从被他本人戳破这件事之后,鹤丸便不晓得着了什麽魔,特别彆彆扭扭、不乾不脆,就是不肯把他小布包给他。两人为此拉拉扯扯,最后,竟是不小心把东西弄到地板上去了。


狮子王手脚敏捷,方才又压在对方身上,动作较为容易,一看到东西掉了下去,便一个蹦起,从地板上抢了过来。他却没想到,在这个捡起的过程中,一丝丝银白色的短线便从尚未绑上的袋口飘了出来。


他下意识接起,随后发现:这哪是什麽短线,分明是人的头髮。


转回头一看时,鹤丸国永已经单手摀脸,自暴自弃地道:「你觉得噁心就算了,不要就不要,还给我。」


狮子王一时间没理清楚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便没有回答,只是下意识将布包捏得更紧了点。过了一阵子,才渐渐理解这到底是什麽情况。


他面色逐渐转红,几乎要滴出血来,握着布包的手微微颤抖,内心分明激动,却怎麽也说不出话来。


相对无言一阵子之后,鹤丸国永才鼓起勇气抬起视线,与他四目相接。


「我把我的头髮放在裡面,想将布包送给你,这样,你懂我是什麽意思了吗?」


狮子王面色潮红,他举起手,摀住自己半边脸,很用力地摇了摇头。


这动作使得鹤丸国永又跟着感到羞窘了起来。他忍不住撇开了视线,感到极为棘手地咂了声嘴,接着才又重新看向狮子王。


「我的意思是,我想跟你一直在一起、喜欢你、倾慕你,这样,你明白了吗?」


话说白了,狮子王才缓缓地将摀着脸的手放了下来,将小布包提到嘴边,轻轻用脣碰了一碰。


「那这样,你明白了吗?」


评论(4)
热度(35)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