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台灣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猎食者01》

※取材/参考自安娜 ‧ 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復健产物,应该只是一个小坑?

※ooc注意


──────────────────────


「你手上的东西看起来很重。」


一名男子站在狮子王新搬来的公寓楼下,忽然对他说道。


「我帮你搬到门口吧。」


男子和善地对他微笑,略伸出手示意自己能够帮上一点小忙;不过,这样的好意却被狮子王回以微笑拒绝。


「没关係的,我平常有在锻鍊身体,自己搬得动,谢谢你。」


话虽是这麽说,手上叠了两层的箱子的确有些超过狮子王的负荷,更别提他等等还必须以这样的状态爬楼梯。回绝了男人好意的狮子王这才走了两步,放置在纸箱最上面、为了开门方便而先取出来的新钥匙便滑了下来,响亮地掉在地板之上。


男人莞尔一笑,上前帮狮子王捡起钥匙。


「我还是帮个忙吧。」


他顺手将狮子王的钥匙放进口袋,腾出双手要接过上方的纸箱。狮子王此时也不好意思再拒绝,略摆低了手,眼看就要将纸箱移转到他人手上。


却在这时,另一双白皙而骨节分明的双手隔开了男人的手,再自然不过地接过狮子王手上所有重物。


「小狮子,搬个东西搬这麽久,还要人帮忙,说好的交给你没问题呢?」


狮子王顿时间手上一轻,他顺着那双手看向来人的脸庞,略有些无奈地回道:「好啦,是我错估了,还劳动你特地下来,真是谢谢啦。」


听到他这麽回答,来人才满意地笑了一下,然后理也不理那名被抢了功劳的男人,迳自转身进到公寓裡头。


狮子王见他离开,赶紧从男人手中要回钥匙,礼貌性地对男人笑了一下。


「谢谢你的帮忙,再见啦。」


他赶紧赶上鹤丸国永的脚步,毫不意外地看到这个男人只爬了半层楼梯就罢工似地将东西都放在地上,果然方才就只是虚张声势。


「一人一个。」


狮子王对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翻了个白眼。


「我就想你力气没有我大怎麽可能搬得动,要不要这麽爱面子啊?」


「哪有爱面子?现在不就示弱了吗?」


狮子王搬起较重的那个箱子,懒得跟他多吵。


不过,他不说话了,鹤丸却开始一脸不满,略带谴责地絮絮叨叨:「话说我不是让你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讲话吗?刚刚那个男的一看就很危险,要是我不在你要怎麽办?」


狮子王闻言顿感莫名其妙:「什麽怎麽办?你有被害妄想症吧?不要把靠近我的人全部当作对我有意图好不好?」


鹤丸国永跟着不甘示弱:「你才太没警戒心了!刚刚那个男的不管怎麽看都很奇怪吧?上班时间他为什麽会一个人站在公寓门口?而且他刚刚还把我们家钥匙放到自己口袋欸?」


他这麽一说,确实是让人觉得有点奇怪;但人家说不定就是刚好在等人所以才站在那裡,要帮他忙也确实将钥匙暂时放到口袋裡比较方便,所以狮子王依然觉得是鹤丸想太多了。


「好好,我们伟大的鹤丸心理师,你又要说那人可能是哪个精神病态者还是犯罪者了是吧?你这样生活多累啊,我们想想人性正向面好吗?」


被敷衍的鹤丸国永嘟嘟哝哝:「又不把我的话当一回事……」


他们俩人上了几层楼梯,终于到了新家的门口。狮子王从口袋裡掏钥匙的期间,鹤丸閒不住嘴,忍不住一边踢着腿,一边又开始唠叨:「你自己在家的时候,有陌生人来千万不可以开门……不对,熟人更不行,性侵事件最大宗就是熟人性侵……」


狮子王忍不住踢他一脚。「那你也别进来好了!」


「那可不行!我是不一样的,我不会强迫小狮子干什麽的!不过其他人这麽说你千万别信。」


狮子王在心裡算起鹤丸要他帮忙买饮料、冬天强行拥抱来取暖还有好几次软磨硬泡着要他跟做一些不可言说的事的次数,觉得这个人果然都在说鬼话……虽然他好像也确实有一半的心甘情愿。


唉……他怎麽就栽在这种人手上。


两人总算进了门后,为了将带来的东西拿出来整理忙活了好一阵,等到终于稍告一段落之后,天色都暗了许多。鹤丸以手为扇,毫无规矩地坐在矮桌上搧着风,盯着还在厨房裡摆放餐具的狮子王开口:「狮子王,我是说真的。世界上善于骗人的人比你想像中的还要多,就连我,你都不要全然相信得好。」


餐具互相碰撞的清脆声响不断,鹤丸几乎都要以为对方根本是没有听到他所说的话;不过显然不是这样的,一段时间后,狮子王便悠悠地回答:「你还是别想了吧。就算是你,想要强暴我也等着被我摔到牆壁上当尸体去。」


「……知道了,警察大人威武。」


听到鹤丸蔫蔫地说了这麽一句,总算懒得再把他当小孩子叮咛了,狮子王这才满意,从厨房裡走了出来。


「好了,也不早了,去吃饭吧。」


「……其实真的要强暴你的话我一定还是有办法的。」


正开门开到一半的狮子王听到他还在纠结这些有的没的,终于忍不住转过头来发了火:「一定要我现在把你摔出去你才会满意就是了!?」


  ※


在外面慢慢吃完晚餐,回到家裡之后,鹤丸与狮子王两人便拎着准备送给邻居的礼品一同拜访左邻右舍。他们下午时遇到的那名男人正巧就住在同一层楼的东侧,三人再次打了个照面,正式向对方介绍起彼此。


「你好,我是狮子王,旁边这位是鹤丸国永,今天下午真谢谢你,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男人与下午别无二致地亲切笑着,双手接过了狮子王递上来的礼物。


「你好,我是武田均,这边才是请你们多多指教了。」


在与前面几户人家打招呼时,鹤丸都有开口与邻居亲切问候几句,到了这裡却假笑着一言不发,狮子王随便一想就知道这傢伙对武田有什麽先入为主的印象,因此完全不想跟对方打好关係。


他正觉得这样对武田不太好意思,在思考要如何替鹤丸说话时,武田却先开口了:「两位看起来不太像兄弟啊,是大学同学一起出来住吗?」


料想鹤丸不会回话,狮子王赶紧开了口要往下接,却没想到鹤丸在他身后的手却掐了他一下,接着礼礼貌貌地回答:「不是,我们高中就认识了,现在两个人都出社会了,看不出来吧?」


「嗯。」


狮子王被暗示不要说话,只好笑着附和了一声。


另一边,武田则相当配合地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恰到好处地将两人扫过一遍,惊奇地道:「光看脸我还猜测是哪裡来的高中生呢!没想到都出来工作了。不过你们感情还真好啊,认识到现在还跟对方黏在一起。」


「嗯,我也没办法,这傢伙就一直黏着我。」


到底是谁黏着谁!?


狮子王忍不住抬起头瞪了鹤丸一眼,看到鹤丸眼底一闪而逝、刻意给他看见的得意洋洋。


看来这傢伙是皮痒了。


狮子王在心裡下了定论。


不晓得自己被狮子王暗自记上一笔的鹤丸依然弯着漂亮的眉眼,一反常态地与搭讪过狮子王的男人閒话家常。狮子王虽然不清楚鹤丸这麽做的原因,但知道他的行动一向有其道理存在,便暂时顺从着鹤丸,将话语权交给对方。


「话说武田先生今天下午是在等什麽人吗?家人?还是女朋友?不然怎麽会翘班一个人在那裡?」


武田因他突如其来的问题愣了一愣,随后才伸出手,比着某一住户门口,笑着答道:「喔,没有。我是C社福机构裡面的员工,那家人的小孩不喜欢上学,经常翘课翘家,我跟他关係还不错,知道他乱跑就会把他接去我们机构。」


鹤丸顺着武田指的方向转过头去,略一回忆就想起方才拜访那家人时出来开门接礼物的退缩少年。他脸色几不可察地阴沉了一些,不过转回来时又恢復了正常。


「原来如此,武田先生真有爱心。」


「你过奖了,这是我的工作职责。」


两个笑面人不知真笑假笑地互相閒话寒暄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才阖上了门,鹤丸与在一旁乾站许久的狮子王回到自己家裡。到了自家,狮子王才终于无所顾忌,向面色不佳的鹤丸问道:「怎麽回事?这样听起来他很正常啊?你怎麽感觉更觉得他有问题?」


「我也没有证据,但是,他这种类型是性犯罪者高危险群。」


狮子王看着鹤丸头疼地揉着太阳穴,一脸疑惑地出声质疑:「哈?怎麽看出来的?」


鹤丸绕过矮桌摊到沙发上,接着拍了拍一旁的座位让狮子王过来,这才慢慢分析给他听。


「我之前说过,性侵害最大宗是熟人犯罪吧?熟人加害者之所以能够得手,是因为受害者对于这些人比较没有防备,而且熟人对于受害者的弱点有所掌握,所以能够用威胁的方式要他们顺从自己,甚至掩盖犯罪的事实。」


狮子王唔了一声。「这样说起来,与其说是熟人性侵占大多数,不如说这些加害者倾向于寻找熟人当作对象?」


「没错。」鹤丸伸出手牵住狮子王摆在大腿上的手,奖励性地摩娑了一下。「因为熟人对他们来说比较好控制,犯案的风险比较低,所以他们喜欢将熟人当作猥亵的对象;但是,以为自己身边没有这种人就随便掉以轻心是不行的,因为我们可能已经被他骗了,以为他值得信任。或者,这种人会自己製造机会接近你,成为你的熟人。」


「我大概懂你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武田现在就在主动出击,想要成为我们的熟人?」


狮子王一语问毕,却没得到鹤丸的回复。后者微微一笑,突然反问:「狮子王,如果你想跟我打好关係,你最初会怎麽做?」


没料到自己没得到回答,还反被询问答案,狮子王略略一顿,才不太确定地答道:「总之要先亲切地向你打招呼,留给你一个好印象。」


「再然后呢?」


「还来?」狮子王向来与人相处融洽,人际互动都是自然而然产生的,还真的没特别想过怎麽跟某人打好关係。他搔搔脑袋,又答:「你做什麽就跟着做什麽,多让我们的生活圈重叠吧?」


狮子王这麽回答完毕,鹤丸才终于满意地「嗯」了一声。「第一件他做了,第二件事,他正在做准备工作。」


「怎麽说?」


鹤丸略略侧过身来,面向着狮子王,空着的那隻手閒得发慌地不停用指尖敲打着后者的手背,一向微凉的体温一下一下点在狮子王被捂得发热的手掌。


「怎麽说呢……想跟我们做一样的事,那麽首先得先知道我们平常会做些什麽。我简单一点来说好了,要先蒐集跟我们有关的情报,他才能知道我们的喜好、我们的习惯,进而依此亲近我们。而刚才,他就在藉由对话蒐集情报。」


这番话并不难理解,然而,听完之后狮子王却露出了不能认同的表情。「确实是这样没有错,但是光因为这样就觉得武田先生是高危险群也太……他说不定只是八卦了点。」


被不停质疑的鹤丸立刻气呼呼捏紧了狮子王的手掌。「我还没说完。」


狮子王只好继续听他说。


「重点是另一个邻居家的那个小孩,他看起来大概是初中还是高中那个年纪,经常翘课、翘家,代表他可能缺乏归属感。这种类型,特别容易成为被下手的目标。」


心裡酝酿好各种反驳说词,正不以为然的狮子王突然被鹤丸一把抱住,后者将脸庞闷在他颈肩,嗓音竟微微抖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麽,人家可能只是单纯的好心,他就是这麽值得令人信赖。但你还记得他刚刚说你第一眼看起来像什麽吗?我只要一想到你也有可能也成为别人下手的目标,就怕得不行。」


光看脸还以为是高中生……吗?


想到另一名邻居的小孩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狮子王稍微能够理解一向对外人过于警戒的鹤丸为什麽如此忧心忡忡;但是,自己早就是大人了,还是受过训练的警察,就算被武田袭击好了,也有能够反击回去的自信。只是这话说出来鹤丸肯定还会觉得他过于轻敌而更加担心,所以最后狮子王还是温和地拍了拍对方的背,轻声安抚道:


「好啦,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不跟武田先生接触的,你放心好了。」


「才不放心。」


被温柔安抚后的鹤丸,声音听起来依旧可怜兮兮的。


「要感觉到小狮子整个人都是我的才会比较好。」


方才还在正经话题,狮子王的思考模式一时间尚未切换过来,直到被鹤丸国永小小力咬了一下侧颈,狮子王才想明白这句话言下之意,接着立刻胀红了脸。


「你……!今天忙着搬家呢你不累吗!?」


这个问句,鹤丸国永虽然张了嘴,却没有出声回答。取而代之地,他略略扯开狮子王的衣领,似是在报復某人方才不停为他人辩驳的仇,张开嘴狠狠咬了他一口。


评论(6)
热度(45)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