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狮鹤》男孩与雪白巫师》


※玩了最近很流行的巫师收留小男孩梗,但已经快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了,大写的OOC注意

※200fo点文其一,感谢大家的关注!


─────────────────────────


01


在冬天,下着雪的夜晚,小狮子王家的木门被咚咚咚地敲响了。


他用木椅上的毛毯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紧了,将爷爷拿来打猎用的猎枪小心翼翼藏在毛毯之下,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完了之后,他才来到门前,缓缓地将门给打开了。


在又冷又黑的门外,站着一个雪白的高大人影。那人的脸庞被压低的帽兜掩去一半,看不分明,一直到那人为了迎合小狮子王的身高而略略弯下腰,小狮子王才稍微看清楚他的脸。


雪白的脸、金色的瞳、红润的脣、暗蓝的纹。


是一个美得慑人心神的巫师。


小狮子王藏在毛毯裡、握着猎枪的手却是更紧了些,他警戒地看着这个突来的访客,一语不发。


雪白的巫师只好率先开口:「小朋友,我看这个森林附近就只有住你这一家人,我想问你,你知道龙芝长在森林的哪裡吗?」


小狮子王紧盯着巫师的眼睛,缓缓地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


那名貌似温和,实则笑容虚假的巫师此时总算发自真心地笑了一下。


「虽然现在很晚了,但你愿意带我过去吗?不用担心,我会用巫术把路照亮的,也能保证你的安全。」


自以为形象温暖亲切的巫师在说完话后,随即看到金髮小男孩缩着身体,往门内后退了一小步的模样,他脸上强装出来的微笑顿时摇摇欲坠。


「你要是真的那麽担心的话,不如我们来订定契约?」


在心中喃念着「这小孩怎麽这麽难哄?」的巫师,从长至委地的雪白袍子裡头翻出一小捲牛皮纸与一支羽毛笔,唰唰唰,没两下就写好了契约内容,并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你应该知道,我们巫师一旦签了契约就一定会遵守的,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小狮子王看着雪白巫师递到面前的契约书,先是眨了眨清澈的灰色眼睛,接着,突然抬起头,首次向巫师开口:


「我带你去找龙芝,你答应我,想办法帮我埋葬爷爷的尸体。」


那巫师轻轻抽了抽鼻子,以宽袖掩住下脸,总算不再假装不晓得屋内还有一个因瘟疫而病死多日的尸体。


「好吧。」


他挥动羽毛笔,没两下就将契约内容修改完成。


「成交。」


02


在一片漆黑的冬天夜晚之中,雪白巫师手上那团正跳动着的小火球格外显眼。小狮子王虽然领头走在前方,依然经常忍不住回头看看那充满活力又温暖的火团……稍微让人困扰的是,每当他偷偷回过头,那巫师都会自以为小狮子王是在看自己,对后者露出一个假惺惺的微笑。


小狮子王忍不住转回头去翻了一个白眼。


谁对他假得要命的微笑有兴趣?


实在不想再看到那抹令人噁心的微笑,小狮子王下定决心不再转头,加快了脚步往龙芝的生长地过去。


不多久,他们便来到一个小断崖的边缘。小断崖的对面,就是龙芝生长的地方,在这处与断崖对面之间,以前连接着一座老旧的木造小桥;不巧的是,这座小桥在前一阵子碰上暴风雪,终于因为年久失修而断了。


雪白巫师这正摩娑着下巴,思考着对策,小狮子王却突然转过头来,自告奋勇地向他说:「我知道在这不远处有一棵树的树枝越过断崖通到对面去。那根树枝不够强壮,只能容我这种小孩走上去,你在这裡等我一下,我去帮你取过来。」


听起来他只要站在这裡等就好了,多麽省事。雪白巫师乐得轻鬆,一点头,准了。


小狮子王不一会儿就跑得没影。雪白巫师手上继续燃着那团火焰,将身子微微倚在一旁的树干上,微微一笑道:「我就看你想玩什麽把戏。」


没过多久,巫师便看见小狮子王的身影模模煳煳出现在断崖的另一边。那小男孩信守诺言,替他採了好几株龙芝,採了一阵子,感觉差不多够了之后,小男孩便来到对面断崖的边缘,向巫师挥了挥手。


「这样够吗?」


他大声地喊道。


「够了。」


巫师回道,声音简单就传到了对面。


听到巫师的回应,小狮子王轻轻点了点头。他将揣在怀中的龙芝整理成束,接着,竟没有循原路走回巫师这侧,而是原地蹲下了身子,将拿着龙芝的手放到了断崖边缘。


雪白巫师眉头一挑,嵴椎骨挺直了一些。


那男孩是打算以此威胁他?


「你这是什麽意思?」


见宝贵药材在深不见底的断崖上空,于飒飒寒风之中被男孩粗鲁地一把抓着,巫师的脸色终于冷了下来。他抱胸往前走了两步,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


「我都答应你会保证你的安全,也会帮你埋葬你爷爷了,你还有什麽不满意的?」


巫师放弃装成温暖亲切大哥哥之后,气质立刻从假惺惺的双面人转变为冷冰冰的无情巫师。小狮子王纵使原先就知道巫师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麽亲切,此刻见到他这样的转变依旧吓了一跳,轻轻地颤抖了起来,好一阵子之后才咬着牙回答:


「巫、巫师先生!请您收留我,教我巫术吧!」


「喔,为什麽?」


雪白的巫师边说着话,便从断崖边缘向外跨出了一步。缀着金鍊的靴子随着他迈出步伐响起叮叮噹噹的清脆声响,那巫师竟是稳稳地踩在虚无的半空之中,步调不疾不徐地朝小狮子王走了过去。


小狮子王一点也没想到巫师竟有这样的手段能够过来,几乎吓呆了。他赶紧将手从断崖边收回,将那一束龙芝压在自己怀裡,手脚并用,急忙向后爬去。


「我就在想你这古灵精怪的小孩子到底还想干嘛,原来还想威胁我让我收你为徒。你凭什麽?你以为你有那个天赋?」


然而,即使小狮子王全速向后逃离,看似缓慢跨步的巫师依然不用多久就追上他了。雪白的巫师俯下身子,随便勾了勾手指头便将小狮子王怀中所有的龙芝收拢在手中。正当小狮子王以为自己即将受到巫师的责罚时,巫师却伸出手一把搂住他的腰部,将他固定在自己身侧,准备提回对侧去。


「既然东西收到了,你也带了路,你这愚蠢的行为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回去之后我会将你爷爷的尸骨埋好,我们两个就此两清了。」


浮在半空中的小狮子王最初还害怕地紧抓住巫师的手臂,但才过没多久,他突然就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边哭边喊:「你不收留我的话,我乾脆现在就跳下去好了!反正回去之后早晚也会饿死,还不如早一点去见爷爷!」


小狮子王扭力惊人,巫师还真的差一点就让他掉了下去,不得不多挪出一隻手将他牢牢锁在怀裡。其实,这小男孩是生是死他还真的一点也不关心;然而,方才他所签署的那份契约清楚写着,他会负责小男孩这一来一回的人身安全。他要是违反了契约内容,自身寿命也要折一些赔进去。


怎麽会遇到这麽麻烦的小鬼头!?


被怀中扭来扭去的小狮子王弄得心浮气躁,巫师忍不住小小声咂嘴。


但观察这小孩的言行,其实处处都可看出他充满灵性且谨慎聪慧,说不定真的是块学巫术的好料子。巫师虽从不打算收徒,但若真的能帮人一把总也不好见死不救,他微微一叹气,改口说道:「好吧,如果你能让我感到惊吓的话,要收留你也不是不可以。」


小狮子王眼睛一亮。


「但如果不能的话,你就自求多福吧。」


03


「你再缠着我试试?我叫鵺把你叼远一点丢了你信不信?」


「鹤丸先生!」


小狮子王扯着他雪白袍子的下端,有些委屈地问道:「我哪裡做得不好?明明您教我的我都学会了,为什麽您还是不肯收留我?」


雪白的巫师被他这麽一拉,停下了脚步,接着有些烦恼地想着要怎麽解释。


总不能说因为你太乖太无趣了,所以即使再有天赋我都不想把人留在身边吧?


这样太教坏小孩了。


鹤丸国永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说词。


没想到,小狮子王见他露出这个样子,竟然自己放弃得知不被收留的理由,转而低下头来小小声地请求道:「算了……您不想告诉我就算了。但在我放弃跟随您之前,我希望您能够答应让我做一件事。」


「什麽?」


「您先答应我就是了。」


无论鹤丸如何询问,小狮子王打死就是不肯先将事情说出口来,甚至变本加厉要他与自己签下契约。鹤丸最后也懒得再多询问了,乾脆先答应下来。


「好吧。」


不知道对方要干什麽,就贸然答应签下这样的契约,这其实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要是被取了性命,都算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然而,除去鹤丸懒得多费脣舌套话这个原因以外,他同时也相当好奇小狮子王不愿言说,却又这麽坚持要做的事是什麽。作祟的好奇心压过了警戒,他暂时不想管那麽多,等着瞧就知道了。


两人正式签下契约以后,小狮子王招着手让他蹲了下来,像是要向他耳语些什麽。鹤丸照着做了,却没想到蹲下后,一个定身咒随即砸到他身上。


鹤丸的微笑立刻僵在了脸上。这下好了,小狮子王不是真的打算把他给杀了然后毁尸灭迹吧?


相较于开始感到大事不妙的鹤丸,成功将鹤丸定在原地的小狮子王则是鬆了一口气,原先紧紧绷着的五官舒缓了些。但当他重新看向鹤丸的脸庞,他眉头随即重新锁紧,下脣亦被他抿得越发红润。


小狮子王没拿出什麽武器,也没有念其他巫术的咒语,看起来没有要攻击鹤丸的打算。这样的话,或许是有什麽话想跟鹤丸说,但是不好意思看到对方的反应,所以才用定身咒将人给定住了。


鹤丸在心底如此分析了一番,觉得挺有道理,便不再那麽紧张,稍稍放鬆了一点。


但是,就在下一秒,他的胸口突然一提,呼吸微滞。




因为两瓣柔软的脣蜻蜓点水一般吻在他的脣上,温热的吐息轻轻扑上他的脸庞。




这陌生的体验顿时让鹤丸心情大乱,脑袋也跟着一片空白;然而除此之外,手足无措或是激烈反抗这些反应却都没有出现,被施了定身咒的鹤丸只有瞳孔能够微微收缩,表现出他此时此刻的溷乱心绪。


那两瓣意外柔软的嘴脣不一会儿就从他嘴上离开,稍微拉开了一点距离之后,鹤丸才发现,这个献吻之人两颊不知何时已经尽染绯色,往常清澈无比的灰眸现在盛着三分慌乱、六分窃喜及一分的离哀。


「鹤丸,我自己感觉得到你不喜欢我,但儘管如此,你还是教了我很多维生保命用的基础巫术,真的很谢谢你。我……这就走了,定身咒十分钟后会自己解开,别担心。那麽,再见。」


不对。


鹤丸看着小狮子王转身离开的背影,在心裡头说了一声。


不对不对不对。


他双眸承载着疑惑不解,要不是不能说话,他老早就叫住狮子王,询问他:


你这个人怎麽那麽奇怪!?接完吻一般来说不是应该要告白吗?告白呢?而且要是你喜欢我就对我死缠烂打一点啊?亲完就走算个什麽东西啊?


雪白的巫师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现在的想法有多麽不对。


十分钟过后,他四肢的知觉才终于一点一滴地恢復。鹤丸在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之后,随即抚上自己的嘴脣。


手指远不如那小男孩的两瓣嘴脣柔软,鹤丸摸了一阵子后便放下了手,一挥袖哼道:「说到底,没有喜欢就等于讨厌到底是什麽幼稚的小孩子逻辑啊?那个笨小鬼。」


04


纯白的巫师脚踩虚空,居高临下地看着金髮小男孩,故作姿态地责骂道:「你方才没看到我眼底的惊吓吗?小毛头,我答应收留你啦。」


05


在某棵千年巨木之中,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树洞,树洞裡居住着一个雪白色的巫师,还有他的徒儿。


某一天,巨木之中传出一声爆炸巨响,随即,雪白的巫师咳着烟,略有些狼狈地从树洞之中匆匆跑了出来,恼羞成怒地道:「我不做什麽魔药了!这都第几次了,鬼才做得出来!」


正在厨房切着火腿的金髮徒儿略略一叹气,相当受不了地微微低下头,向脚边那团黑噜噜的东西命令:「鵺,去把那傢伙叼回来,丢回炼药室裡。」


评论(2)
热度(22)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