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狮鹤》求之不得》

※一场前戏,车开到一半就紧急煞车且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是狮鹤、狮鹤、狮鹤,不是鹤狮,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控制不了想欺负鹤丸的慾【】望……


────────────────────


鹤丸国永白皙而修长的双腿夹住狮子王的腰部,绷直的脚趾作乱地撩起他的上衣,脚趾前端凸出的指甲擦过他敏感的侧腰,激得后者身子一颤,原先要替对方解开绳索的手略略一偏,转往捏上鹤丸被绳索绑到失去知觉、冰冰凉凉的手掌心。


鹤丸立刻趁着这个机会,收拢僵硬的手指,将狮子王的五指包复在自己手掌之中,接着从黑色的摀嘴布下发出几声闷闷的轻笑。


「……你别乱了!让我赶快把你从这裡救出去不好吗!?」


他的手掌分明冰凉,狮子王被这麽抓住之后,却浑身上下都热了起来;更别说那人竟然用五指轻轻地磨蹭着他的指腹、抠挖着他的手心,那隻作乱的脚甚至屈了起来,勾住他的腰部,迫使狮子王更往对方的方向靠近,几乎整个身子都要贴了上去。


因被摀住了嘴,不能开口说话,所以鹤丸若想要回应狮子王,只能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用表情作为回答。此时的鹤丸,便是别有深意地笑眯了眼,示意自己尚未玩够,接着略略乔了一下姿势,微偏着头、扬起下巴,隔着摀嘴布亲吻了狮子王的嘴脣。


被一层粗糙黑布隔开,便半点也嚐不出那两瓣嘴脣原先的柔软滋味了。宛如隔靴抓痒一般,这一吻全然无法缓解心头的那股躁动,反而令人更加心【】痒难耐了。狮子王先前被压抑的邪【】火顿时间窜了上来,他被鹤丸鬆鬆抓着的那隻手反握了回去,尖锐的犬齿凶狠地咬啮起鹤丸的嘴脣,令后者不得不发出几声可怜兮兮的闷哼。


不过多时,隔在中间的那块摀嘴布便被狮子王给咬鬆了,可怜兮兮地半掉不掉,几乎掩不住鹤丸被咬得红肿的嘴脣。后者的嘴巴虽然被咬得极惨,不过终于被解放了。他略噘了噘嘴,一副很不满被这麽粗鲁对待的模样,委屈地抱怨道:「小狮子好粗暴……」


狮子王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哪裡做错,只觉得这傢伙这麽爱玩爱闹事,当真是欠打欠处罚,一亮虎牙笑问道:「对啊,有什麽问题吗?」


见到他如此理直气壮、毫无反省之意的模样,鹤丸神情愈加委屈可怜了。他撒娇般地将身体往狮子王那方靠了过去,皱着鼻子道:


「好过分……那怎麽还不快一点粗暴地撞进来?」


语毕,刻意将胯下往狮子王昂扬的某处碰了碰。


儘管熟知鹤丸的调情招式,狮子王却依然无法避免中招。他呼吸先是一滞,紧接着骤然变得急促了起来,又气又兴奋地咬着牙警告:「你待会就不要后悔求饶。」


鹤丸得意洋洋地笑着回道:「我求之不得。」


评论
热度(27)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