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彼岸 —— 鹤狮子《近水楼臺》的长评》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人生第一次收到了长评!我先去跑个几圈冷静一下!!!(x)特别特别感谢明溪愿意写这麽多字的评论诉说自己看完近水楼臺的感觉,让我达到收到长评的里程碑!!


明溪的长评是从对青楼的印象开始的,但其实很惭愧的,我在写近水的时候功课没做足,是一边写一边认识日本的艺妓跟游女文化的,倒现在都还是不敢说很瞭解,只是一时爽就开了坑(好孩子不要学)。在设定方面其实根本都是靠自己想像的,难免不够严谨,如果要读的话把整个世界当作架空来看会比较适合一些。


原先写近水应该只是想满足自己的脑洞(加上亲友的怂恿),想写艺妓鹤狮子谈恋爱然后顺便虐一下。但我喜欢写故事的原因有一部份是因为喜欢从中提出一些两难的问题,还有叙述一些社会上认为不公平但还是存在的现象(虽然因为知识不足,没办法写得很深入),所以在故事的内容中除去恋爱元素,可能还有一些别的主题。


特别高兴明溪就针对这个方面写了他所思考跟感受到的内容!其实我写的时候并没有明确定义角色的心理活动,还有整个故事裡到底谁对谁错。比起给出答案,我更希望是从比较公正的角度叙述事情,让读者从自己的体会中解释。明溪在长评中对于羽上还有其他游女心理上的揣测事实上超乎我当初所想像的程度,她们可能确实是以这样的心态看待鹤狮两人的,但当初在剧情的编排上并不需要深入去描述她们的感受,所以我也就没有多想。现在可以从明溪的文字中重新去思考这些人到底如何看待故事中的一切,我觉得是很棒的体验,也很开心有人能因为我的文字而去思考这些角色们的情绪。


针对角色心理的揣摩,在明溪通知我要帮我写长评的时候我就很明确地告诉他,不管怎麽诠释都没有对错。因为虽然文是我写的,但对我来说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我也只是尽可能揣测他们的心态,并替他们的行为做出解释。所以不管怎麽解释,只要合理我都觉得很对,也不能直接回答谁在什麽时候到底会怎麽做怎麽想。这样没有答案自由发挥的部分,我觉得也是故事吸引人的地方吧?


不过关于「某个饭馆缺人手,正在招募伙计」这一句话,我可以明确地回答:确实是我埋的梗!有人看出来我欣喜若狂!!!这件事在村庄中是平凡无比的日常,但对鹤狮两人来说却是日后所有事的开端,这种同一件事对不同人意义截然不同的反差是我很喜欢的点!埋小伏笔在看似普通的叙述裡也是我写文时的一个习惯(然后就很难察觉#),有人看出来真的特别高兴!


再说到关于丝巾比赛的结果,我自己其实也有想像过鹤狮如果真的成功见了面会怎麽样。先说这绝对无关对错,只是我个人对于这个未发生的事件的想像。


我自己认为,那个时候的小狮子在丝巾比赛中那麽拚命,除去想见鹤丸以外,还想跟告白完后就直接消失的鹤丸讨个说法。小狮子很难接受他们关係都还没弄明白,其中一人就直接不来见他这件事(告白了就跑是什麽意思!?),比赛的动力是思念加上对鹤丸的愤怒(不过这是现在的我对于狮子王的解释了,在文中并没有很清楚地提到狮子王因为这件事生气)。后来丝巾比赛又输了,狮子王还是讨不到一个说法,最后乾脆就进到水茶楼中去找鹤丸,以上都是原本的剧情发展。


但如果鹤狮两人真的见到面,鹤丸被小狮子逼得示弱服软了,狮子王气消了,知道鹤丸的难处了,那麽他还会不会冲动到进入到水茶楼之中就不好说了。


有可能最后弯弯绕绕还是决定进到裡面去陪鹤丸,也可能另寻出路尝试将鹤丸弄出水茶楼,到底会怎麽发展我也不晓得。


关于另一个我在写文时就特别喜欢的一句话:两个人在一起就不会害怕。明溪也特别点出来了!明溪是穿越时空回去偷看我的脑袋吗???的确就像明溪所说的一样,我也认为鸟笼如果只有一个人,是打不开的。就是因为两个人牵着手,才能同时拥有勇气跟力量,掰开鸟笼得到自由。鹤狮这种性格跟能力上的互补,导致1+1>2的部分,我一直都相当喜欢。


最后最后还是再次感谢明溪愿意拨出时间帮我写长评!在回复长评的这段期间也让我重新思考了当初写作时的一些用意,感觉我自己也更瞭解近水楼臺这篇文了一点。近水楼臺是我第一篇完结的鹤狮子中长篇,去年重新发布在乐乎上的时候反应也超乎我想像的好,在各种方面来说都对我意义重大。很谢谢明溪帮这篇文填加了更多意义,希望往后写的鹤狮子也能带给妳这麽多感动!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写在前面:第一次写长评,同样也是第一次真正接触耽美,如果有些地方踩到了大家的雷点,还望各位手下留情,别打太重了……】

艾特一下空葉太太 @空葉 / 超级喜欢太太的鹤狮子!

空葉太太的这篇《近水楼臺》是16年上半年的作品了,我17年9月才入的刀剑坑,12月底才用的lof,简直感觉错亿......不过幸好太太还在坑里,鶴獅的顶梁柱还在,还不介意我后知后觉......去翻太太早期的文,写的评论还能得到回复,这就能感动的哭出来了......


好了好了啰里八嗦的,进入正题吧。

先说说整体感受吧。


我平时对艺妓呀青楼这类的接触不是太多,也不是特别了解,不可避免有一些理解错误。如果要我说平时对妓院的印象,我觉得那是一个很复杂的地方。最明显的,就是大部分的名门望族呀地方乡绅们口袋里揣着钱,挂着趾高气昂的表情,理所当然地来这里炫耀身份、地位、财富,有些花花公子也许还会装模作样地侃侃学识。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不是官场,他们需要夹着尾巴对上层低声下气;不是社交场所,他们的一言一行会被别人看在眼里,需要时时刻刻保持风度;也不是自家庭院,他们需要扮演忠犬对自己的妻子呀姨太太们忠诚,需要保持一家之主的定力,维护一家之主的威严。这么说来,好像他们去妓院花天酒地是个缓解压力的正当理由了?会吗?我觉得最多只能算部分正当吧?



如果放在古代,一个城市有两三条花街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红灯绿酒刺激欲望,笑面笙歌壮大色【】胆。我觉得踏入妓院的客人们头脑很少有清醒的时候。怎么说呢,有的也许真的只是来喝喝酒消消愁,有的就很容易受外界影响。很可能一开始是能克制住的,但是那个地方太刺激原始欲望了,让客人们忘记了理性为何物。不如说,像池田三少爷那样的反而是稀有中的稀有。我觉得他们没把这个地方当成一回事,尽管他们不厌其烦地在这里砸钱。对他们而言,女孩们更多的只是发泄情【】欲的工具,用完即弃,反正没情感没地位没人格,无伤大雅。太多的女孩挣扎在这个看不见边的巨大漩涡里,一圈一圈地轮回。她们也许一开始就错了,不该对客人们抱有期望的。来这里的客人们图什么?不就是青春美貌白净肌肤吗。就算哪一位客人大发慈悲良心发现把女孩赎了回去,等待女孩的会是什么?大夫人的冷嘲热讽甚至拳打脚踢?青春逝去后的被冷落被抛弃?



是真的低到了尘埃里。不论在青楼里卖弄姿色也好,还是被赎走后战战兢兢地过日子也好,也许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但是尽管如此,我觉得青楼,虽然是黑暗的泥沼甚至没有盛开抚慰灵魂的彼岸花,但从另一角度来讲,它或许也是光亮的。

是光亮,不是光明,不是能毫无顾忌地暴露在外的光明。

鹤姬听到游女们的流言蜚语,作为他个人而言当然会觉得她们不可理喻。她们会把他的一切,以及亚子的一切往坏处想,就算和游女们解释了也是没用的吧?所以他选择了正面回击,直击她们最痛最痛的地方,因为她们也伤到了他的爱人,他没必要跟她们客气。作为鹤狮沼沼民,自然会为鹤鼓掌吧?但是换个角度想想,游女们这样做,同样是为了让自己能在黑沼里挣扎地更久一点,不要被淹没了。她们恨鹤姬和亚子,因为只要他俩在,她们就永无出头之日。她们没有放弃,哪怕心里的刚发芽的幼苗在全世界的暴风雨里只能匍匐在地,她们也不愿意放弃那一点点天真的希望。所以我说青楼也是光亮的,囚禁在那里的女子们生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她们心里有光,能支撑着她们走下去。但有时候,就是因为那一抹光亮才会导致疼痛吧?如果没有心了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吧?



羽上陷进去了。我一开始觉得这个女子也是很傻的,不管是不是自己愿意,已经被骗过一次了为什么还会相信别人第二次。但是反过来说,不正是因为被骗过一次了,才会更珍惜每一次机遇吗?她知道池田三少爷待她不薄,我相信她也犹豫过,也迷茫过,但最后还是决定付出真情吧?这么说的话游女们也是很悲哀的了,仅仅对她们笑,给予她们最基本的尊重和关注,就值得她们注入全身心的情感了。但这种情感往往是很危险的,真的危险。当一个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出去后,也许会变得相当偏执,经不起背叛,经不起欺骗。我相信如果没有亚子的话,池田三少爷会对羽上求婚的吧。羽上也是这么相信的,所以她能忍受长期的煎熬。但满心的期待最后换来了什么?在她的面前,她的心上人对着一个男孩子求婚了。什么鬼啊!如果是我的话也要疯了,不顾楼里的规矩当着客人的面直接拆穿亚子的男儿身。说起来,楼里的规矩也可以成为她们悲剧的来源之一吧?如果在一开始就可以告诉池田三少爷亚子的真实身份是不是就防止悲剧的发生呢?我觉得羽上也有考虑过的吧?她知道亚子的真实身份不能公开,但哪怕只是告诉池田三少爷一个人也好,也许这样就能把池田少爷的目光重新拉回了吧?当然,这只能是想想而已。



我觉得羽上悲剧的直接来源还是老爷,反倒不是抱着希望的她自己,或者说,只是部分来源她自己,部分来源于鹤姬。首先,是老爷定下的规矩,禁止谈论一切关于亚子的话题,她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一个男孩子渐渐吸引过去,更不要说这个男孩子什么都不懂,没有经过刻苦的训练,仅仅只是在卖乖而已。我觉得羽上的心里,除了嫉妒,痛苦,还会觉得荒谬吧?如果是我我会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疯了,正在朝不正常的方向偏过去,问题是自己明明知道却没法让它停下来,没法阻止世界的倾斜。其次,我说部分是因为鹤姬,可能也不太准。羽上是不知道鹤姬也是男的,对于身为同类的鹤姬,她大概会恨他仗着老爷的宠爱装清高,会恨他不愿意和她们抱团取暖,会恨他不但不宽慰她们,反而对她们冷嘲热讽。对于作为鹤姬的鹤丸而言,他除了保持距离也没有其他能做的了吧?我相信鹤丸在最初也是怜惜她们的,但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身为男子的他没办法对她们伸出援手,和她们促膝长谈的吧?但游女们不会这样想啊,她们只会觉得他是故意的,故意显示自己的清白,她们的肮脏。这是她们最不愿意忍受也最不愿意面对的,在她们内心深处,甚至还无法接受吧?我不是没想过如果一开始就告诉游女们鹤姬是男子会怎样,只怕她们会更无法接受吧?在某种意义上,说不定就是发生在亚子身上的事情发生在鹤姬身上而已,这会把她们逼疯的。但或许就是因为隐瞒鹤姬的身份太久太久,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存在,所以当鹤丸当众脱下衣服,露出自己平坦的胸膛的时候,才会造成这么大的混乱吧?《近水》里有写到所有客人们的梦醒了,但我觉得其实也可以说包括羽上在内,所有游女们的梦也醒了。只不过不好说是噩梦醒了还是美梦醒了,好吧说美梦肯定是不对的,但找不到其他的词了。不知道能不能解释清楚,暂且说说我的想法吧。我觉得,嗯,个人觉得其实羽上对鹤姬,还是有憧憬的吧?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那个高度,能够取代鹤姬的地位,这样自己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呢?如果鹤姬是同性的话,说不定有一天还是可能的吧?但结果鹤姬也是男的,不止亚子一个人是男的。那根本没有可比性啊。转念一想,一直压着自己的居然是男性,自己居然一直在输给异性,不只是池田三少爷被异性的亚子抢走了,连处于顶点的鹤姬居然也是男的?!这是怎样一种感受呢?以为自己看得很清楚但其实一直被欺骗被蒙在鼓里,发现真相后怒不可遏?对于自己居然一直被男性压制感到不甘?自己现在才发现真相,觉得后悔、酸涩?在这说说是很容易的,但我觉得那个时候羽上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她疯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觉得她在一瞬间,把所有的怨恨都集中在了老爷身上。一开始在刚刚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我还不理解为什么羽上最后会说那样一句话,就是“如果捕鹤人不在了的话,鹤也好笼子也好,都不在了”的那句。听上去好像就在为鹤姬,不,鹤丸说话一样。但我觉得现在我能明白了。她和其他人一样,看到了紧紧相拥的鹤姬和亚子,鹤丸和小狮子,老爷狠狠地拍了鹤丸一巴掌,小狮子冲上去护住鹤丸,不让老爷打。我觉得她和拦住老爷的池田少爷一样,在世界崩塌之后接受了现实。在那个瞬间,她不再对鹤姬羡慕嫉妒恨了,因为鹤姬远没有她想象的那样风光,他的人生也很不幸。必须隐瞒自己的真实性别,穿上女装做出女性的举止,这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屈辱,一种讽刺?我觉得她在那个瞬间想通了,她的头顶突然一片光明。我觉得如果情节允许的话,她说不定会仰天长笑,然后笑着笑着哭出来。最后会缓缓地下高昂的头,脸上是无比坚毅的神情,却让人觉得有些悲凉。可能只是我的想象也说不定,我觉得羽上原谅了一切,包括亚子,鹤姬,池田,以及一直以来被仇恨与痛楚包裹的她自己。她甚至觉得鹤姬是和她一个阵营的,都在受着老爷的压迫。鹤姬和亚子,他们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呢?她不知道,但我觉得她是认识到了之前针对他们的不公。剩下来要做的,只是去切断这一切混乱疯狂的根源,仅此而已。她不怕的,反正心结已经解开,她无所畏惧。



......天啊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吗?我才刚写完羽上啊!反正我是不信的......

剩下来的不废话了吧,直接写写鹤丸和小狮子。不过说实话,关于这两位主角,我反而想说的没那么多了。【拜托各位高抬贵手,打,打轻点谢谢!】



我先说我注意到的一点吧,也不知道太太是不是故意留这一伏笔的。

就是在篇章11~15里,有一个细节描写,就是水茶楼找丝巾活动结束以后,鹤丸重回一个人,平淡的日子里,总是有一些琐碎的小消息。比如说这一条——

“据说,附近某饭馆缺人手,最近在招募合适的伙计。”

后来回想起来才觉得不好!小狮子之前就是在水茶楼附近一家餐馆当伙计的啊!这说明了什么?!心里一惊啊!这不是暗示了小狮子要跳火坑了吗?!

太太在那一篇章的最后写了鹤姬看到女装的小狮子时的不安、震惊、害怕,真的很传神啊!心都揪紧了不敢往后看......

聊水茶楼里相依为命的两位男扮女装的艺妓之前,我想说说那个游戏,就是找丝巾的那个。如果最后小狮子赢了会怎样?会顺利见到鹤姬的吧?

......可是然后呢?鹤丸应该用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声音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

【太太不要介意,这里真的只是假设,是个人想法...!】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鹤姬会先骂小狮子一顿,小狮子可能会安静地听着,但在鹤姬骂完之后会很小声地说一句,可是我很想你啊……之类的。然后鹤姬就被噎住了,反驳的话堵在喉咙口,但就是说不出来。他会哭,妆会化开,然后他会赶小狮子走,哪怕心里万分不舍得,哪怕现在就想不顾后果,上前把小狮子搂在自己怀里,紧紧地抱着,永远地抱着不放手。



然后就是小狮子来水茶楼的事了吧。估计这里写完这篇长评也就结束了。

我感觉《近水》里的鹤和小狮子这对很有意思。一开始是鹤自说自话,蛮横地闯入小狮子的世界。在小狮子的心里种下自己的影子之后,在小狮子看来又自顾自地消失了,还到处躲着他。小狮子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吧……?这个时候其实就能看出来两个人不同的性格了。鹤做事考虑周全,他不愿意冒险,即使心里再苦也要保证小狮子的安危。就像那种我很喜欢你,但不能接近你,我只要能远远地看着你,看着你过得好,这就够了。虽然是这么想,但一个人的时候,鹤会哭的很凶吧?但小狮子不一样,他年少单纯,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他只知道既然喜欢,就要在一起,不然还不如放弃生的权利。

就是这样单纯的小狮子成为了鹤的寄托。我觉得小狮子是肯定会跳火坑的,他不能放着鹤一个人。虽然他知道在很多方面鹤都比他成熟,比他可靠,但他还是放心不下鹤吧?一个人的话也许有机会,但也许也会失败。两个人相互依靠的话,哪怕最后可能还是会不免丧命,但也无悔了吧?至少他们在最后的最后,一直在一起,在对方的身边。小狮子不想让鹤,也不想让自己,再有孤独的记忆了。


这里把之前我在太太的一个篇章里留的评论贴过来——


都说死亡未必不是一种黑色的幸福,如果能和对方携手同行的话。但也许有时候,上苍会眷顾那些融自己于对方生命的人们,让他们在黑暗的尽头能意外地发现为他们留着的小门,从那门缝里透出微光。尽管无比弱小,却足以予人希望,让他们陡生勇气去扳,去踹,想尽一切办法冲破牢笼。


事实也就是这样。鹤没有勇气打破的笼子,小狮子把自己的手覆上他的手背,抓起他的手奋力地伸了出去。鹤回应了他,手掌一翻,和小狮子十指相扣握拳,一拳就朝鸟笼的锁打了过去。不免皮破血流,但他们听到了沉重的金属锁落地的声音。


他们谁也离不开谁。

羽上用短刀刺进老爷的胸口,鲜血溅了小狮子一身。

人群混乱了,无数人在尖叫,在奔跑。

小狮子呆住了,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许在他的选项里,根本不会有牺牲他人性命来换取自由这一项。

鹤比他更镇定,也许是因为他已经压抑太久太久了,仙鹤的羽翼早已迫不及待了。

他擦干净小狮子脸上的血迹,拉起他,

“我们自由了。”


......


我不知道鹤在看到老爷的遗嘱,说自己全部的财产都归鹤丸国永的时候,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是鹤丸国永,不是鹤姬。

也许这是唯一一次,老爷承认他的性别。

老爷在他心里,究竟是怎样的人呢?老爷,有真的喜欢过他这个人而不是鹤姬吗?

我觉得在《近水》里,虽然老爷一直都是负面形象,但他还是喜欢鹤丸的,像是喜欢一个不听话的、正处于叛逆期的儿子。

文里面没有提到老爷有自己的家庭,我倾向于认为老爷一直是一个人。直到他带回了鹤丸国永。

鹤丸应该也是能感受到的吧?可能他自己认为他一直恨老爷,其实在潜意识里还是......

就像他即使被扇了一个巴掌,也没想到要反抗,更不会像羽上一样,直接一刀就过去了。



到这里差不多都说完了吧。还有一些太明显的感想就算了吧,相信大家在看文的时候都能有共鸣。

鹤丸和小狮子最后能走到一起,真是太好了,毕竟是在那样的情况下。

感谢空葉太太的这篇《近水》,带我认识了不一样的鹤和小狮子。【也让我站定了这对cp】

超喜欢他们的!


......


【怎么你还没说完?!】


......


【有,有一点不是很敢说......怕被打,这下是真的怕被打......】


算了豁出去了,我说了!

就是看完这篇文之后,回想起文里人物的形象。

小狮子的形象特别突出,一闭眼就是身穿黑底和服、上面印着簇簇黄色花朵,金色长发梳成发髻盘在脑后,手里“刷—”地一下张开扇子,又小心翼翼地合拢。他察觉到有人来了,缓缓转过头来,灰色瞳眸里带着几分不好意思似的温和笑意。但你能在那双瞳眸深处,捕捉到清冽坚定的光芒。

......但是鹤呢……

【对、对不起太太!我我我脑补不出来......】



好了好了,这下是真的说完了。

谢谢大家看我这个话唠啰里八嗦说了那么多。

但这篇《近水楼臺》是真的很感动!对鶴獅不感冒的朋友们不强求,但如果能接受这对cp的朋友,你们也知道我想说什么......

去看看吧!我平时不怎么安利的,就吃了我这次安利吧!

谢谢你们了!




 
评论(4)
热度(35)
  1. 空葉明溪 转载了此文字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人生第一次收到了长评!我先去跑个几圈冷静一下!!!(x)特别特别感谢...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