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台灣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七月七日长生殿 夜半无人私语时》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再次收到了长评,心情一样开心兴奋又有点小紧张!还是一样先在开头谢谢明溪这麽仔细地阅读了我的文章,并且花心力写了如此高质量的长评,真的真的特别高兴!!!

《近水楼臺》跟《罪与法》都是古风作品,在写作时的整体风格是比较相近的,因此不只明溪,我自己也经常在心裡互相比较。这两部作品,我确实是私心比较喜欢罪与法的,主要是因为这是后期的作品,我在文笔、节奏掌握,以及人物个性上都已经有比较成熟的表现,加上题材我很有兴趣,篇幅又长花了我好多心力,因此我要是不多喜欢它一点实在说不过去。

但是吧,在剧情设计上,确实是近水楼臺给人的惊喜感会比较多,结尾的部分也是比较顺理成章的;这就是我为什麽会说「希望结局能让明溪心甘情愿写长评」的原因,罪与法的结尾,我其实是没有那麽满意的。

好像一下子说到太后面的部分了XD拉回长评的前半部分!

前半部分,明溪依照全文的感觉描述了两篇作品的色调,能够从这个角度重新检视自己的作品,我觉得很有意思,总感觉躺在文档裡的那无数个文字都被赋予了色彩一样,更加地鲜明、有感觉了起来。看到这裡实在忍不住要赞叹一下明溪写长评的功力,明溪的文字让人画面感十足,词句冷静优美读起来却并不困难这到底是怎麽做到的呢?

稍后的人物解析,是我特别喜欢的部分。可能因为罪与法我(加上修稿跟写番外的时间)写完还没有很久,所以还很清楚记得文中角色挣扎的心情,就感到特别感动。我真的相当喜欢罪与法所讲述的这个题材,就如明溪所说,这是一个灰黑色调的故事,是抑鬱的,就算其中参杂着一些暖色,也分毫盖不过这阴沉的主色调;然而,我就是特别为这些不肯屈服在黑色之下的暖色所感动,感动于他们明知希望淼茫还是不肯放弃,感动于他们分明痛苦万分还是有所底线,也感动于他们能因为人生中一些微末的幸福,倔强地活下去。

毫不动摇,严格遵守着某个原则的人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可亲可爱,那还不如说是神吧。比起神明,我更喜欢分明挣扎不已,甚至已经沉沦犯了大错,却还是会因为某些小事而过不了自己心上那道坎,鑽牛角尖到愚蠢的普通人。

这篇文裡的狮子王跟鹤丸,对我来说都是这样可爱的普通人(笑)

在还没出生的本子的后记裡我这麽说过:罪与法是从一个小段子延伸出来的产物,原本我只想写最开头的那一段,还有监狱PLAY或监狱PLAY还是监狱PLAY之类的东西而已(到底有多想写监狱PLAY???),结果正文都没有开车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不过这篇文也确实并不适合安插车在裡面,就像明溪所猜测的,如果在一切尘埃落定前他们就先发生了关係,或许故事就不会是这样走的了……突然觉得写故事真难啊,变数太多了,难怪结局永远跟我最初想得完全不一样。

说到初设的结局,之前一直没机会谈谈,我就偷偷趁回复长评的机会大概说一点好了!如果我的记忆没出错的话,当初我其实是打算让小狮子在处刑日的时候劫走鹤丸,接着让鹤丸诈死,小狮子被抓回去之后谎称自己被鹤丸用甜言蜜语诱拐,也是受害者,交番所因为凶手已死,所以便没有判狮子王什麽罪名,连续杀人案就这样不清不楚地落幕。

……实在是因为后面的剧情如果这样发展有些逻辑不通,所以这个结局就被我弃了。

糟了我还有好多地方想说,请大家再多担待一点(……

在这裡想跟明溪诚实地道一声歉,明溪用来当标题的那首诗,其实我在写的时候一点都没想到,日期几乎可以算是乱掰的,只是为了迎合时间表上的顺序排的日期而已;不过在这裡赋予了这样的意境的话,确实是更美了。我没文化,但相信鹤丸是有文化的,他也许确实想到了这麽一首诗也说不定。

再说到人物塑造这一部份。如明溪所说,《近水》与《罪与法》这两篇文,狮子王跟鹤丸两者的定位几乎是相反了过来,在我曾收到的读者评论中,好像大多认为《近水》这篇文的小狮子较贴合他们想像;然而我是个反骨的作者(……),罪与法的狮子对我来说反而比较符合我对小狮子的诠释,我后来写小狮子时也比较依循类似的气质在描述。

怎麽说呢,《近水》的小狮子我现在来看总觉得太有勇无谋了,不太像那个在战场上就会沉淀下情绪,头脑理智却同时战意澎湃的成熟平安刀,虽然只要鹤丸在他身旁,头脑冷静似乎就跟我们小狮子挂不上边(笑)。不过,《近水》与《罪与法》的小狮子会有差异本来就是正常的,本来设定情境不同就会有不一样的小狮子,近水小狮子这种先冲再想的特质,在《近水》之中是必要的,我并没有想要否定任何一者的意思。

鹤丸的话,反倒是近水的鹤丸比较符合我的想像了。原作的鹤在时光的淬鍊下本心坚定,他在时间的长流中经历了太多太多,导致他无比柔韧,感觉无论什麽事都难以扰动他的心,很难让他受伤,也很难让他对其他事提起兴趣。他似乎心中对这世界自有一套完整的解释,无论好事坏事于他而言都是中性的事件,他自然不因此挣扎困扰。原作的鹤给我的感觉太全能了,但受限于在其他世界中,鹤丸并没有活过那麽长的刀生,所以在我笔下的他依然有脆弱的时候,我所写的鹤丸可能还在建立他心中那套世界运作的系统吧?也就是说,我的鹤丸,甚至我的鹤狮子都很ooc(#)

应该差不多要准备结尾了?

古风鹤狮子在写完《近水》跟《罪与法》后应该是不会再有了,虽然我很享受写古风的感觉,但写多了还是会腻,我的脑洞目前也还没有其他的古风中长篇,现在反而比较想写奇幻风的那个兽化坑脑洞,架构都想出来好久了(

近水的修稿大概随缘吧,这部作品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能重新完整它我当然是愿意的。无奈手速太慢,目前更希望能想先把想写的坑填完,毕竟同人作家的寿命不长,说不好我哪一天就出坑了,虽然现在看起来出坑有点难。

最后回应明溪的推歌(?)这首歌我当然是听过的!!非常好听我也很喜欢!有幸从另一个领域回头来看这个cp,觉得自己对于他们的相处模式又更了解了一点,把这段歌词套到他们身上真是又甜又虐的。

最后的最后再一次谢谢明溪的长评!详细得让我好感动,忍不住撇开三次元的事务大爆字来回复。就冲着这篇长评我还能再战一百年!!!等我有空一点就多写一点文来回报你的长评!!!

啊、不过我其实是彻头彻尾的文科生来着(不重要#),被明溪这麽夸总觉得有点害羞///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空葉 

给空葉姐姐的鹤狮子——《罪与法》的长评!【我还不会繁体简体转换的方法,就用简体了...空葉姐姐特别用心!特意把繁体字转换为简字,方便我们看文。再次感动了一把...】

这里是之前先看了空葉姐姐的《近水楼臺》,也写过一篇长评,现在过了一段时间再来看的《罪与法》。不好意思地说,因为《近水楼臺》在我心里的位置太高太高了,在写这篇长评的时候难免会把两篇放在一起比较,如果哪里有冒犯到大家的地方还请多多包容啦。

在这篇长评里,打算先说一下整体感受,再点一些我注意到的地方。【话是这么说,但按照我这个啰里八嗦的性子,估计又是一长·评ಥ_ಥ】

首先,就是《罪与法》的全体色调。个人感觉《近水》和《罪与法》的对比很明显,前者是彩色的,后者就是黑白灰三色拼成的。《近水》的色彩感觉上是一步一步加深,一开始鹤姬和小狮子相遇的时候很淡,像是浅葱色的那种很柔很平和的色彩。随着剧情发展,两人的情感逐渐升温,色彩也越来越浓。觉得在小狮子跳入火坑这里是一个分界线,之前的色彩是一层的,青涩的有暧昧的有、悲伤的悔恨的也有,但和之后的篇幅相比,总还显得比较单薄。当小狮子终于也换上艺妓的装束,和鹤丸一样浓妆淡抹地、光鲜亮丽地出现在客人们面前,从那个时候开始,色彩就分层了。表面还是明丽,只是和之前相比,更烈更浓厚,不再是单一的色块,所有艳丽的颜色开始混杂,从淡妆到浓妆的感觉。在光鲜的背后,空洞、孤立、绝望的黑色白色也开始滋生。表达得可能不是很好,希望大家能理解。然后矛盾逐渐升级,到最后结尾高潮的时候两层色彩的分割膜被撕破,所有的颜色交错缠绕,极致的艳,那么浓烈,甚至可以说是壮烈。但同时,相当的诡异,毕竟就算是抽象画印象画也不会在一块画布上混合所有的颜色。《近水》是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一篇同人,没有之一。它的结尾给它增了不少分,那种压抑到极限最后爆炸的感觉是《罪与法》的通篇感觉里所没有的。《近水》不是烟花,虽然烟花也是经历过好长一段时间的酝酿,只在最后一瞬艳丽绽放,但从根本上来说就不一样。烟花的绽放是喜悦的,美丽美好的,很单纯很明快,但《近水》不一样,那种绽放是燃烧自己生命反抗的感觉,黑暗也好光明也好,在那一瞬间都不重要了。

相较而言,《罪与法》一开始就是浓浓的墨色。暴雨的夜晚,染血的黑色羽织,死寂的世界,只有雨泪滴在大地上。鹤丸的心也是漆黑一片吧,漫漫长夜,茫茫前路,他的归宿,他的救赎,究竟在哪里呢。他能找到吗?他还配拥有站在阳光下被光明拥抱的权利吗?

但他遇到了小狮子。温柔待他的金发男孩。他可能本来就是见不惯别人受苦的好心人,虽有芥蒂,有怀疑,但还是接纳他了。相信鹤丸是知道小狮子还是在怀疑他的,但他不点破,就保持着微妙的关系,看似“虚假”的亲近。我觉得这一段时光对于鹤丸来说,是无法替代的珍宝吧。他的世界开始射进了光,尽管很薄很薄,浮于表面,但还是刺破了黑暗。到这里,色彩开始有了变化,下层的墨色依旧浓厚,甚至在看不见的地方埋下了更深层的绝望,但表面的颜色淡去了,甚至染上纯白。洁净的颜色瑟缩在一角,被小心翼翼地护着。【天啊说得真抽象,也不知道这种感觉能不能好好地传达到。】这一片白色是鹤丸的救赎…是救赎吗?好像也不太对,说是寄托可能更合适,因为它照不进鹤丸心潭的最深处。我相信鹤丸对小狮子的感情都是认真的,他也很宝贝这一抹透进黑暗的纯白,但他没办法放任它净化污秽。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抹纯白的存在,也为事后的悲剧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很奇怪地,在鹤丸弑母后,我感觉全篇的色彩似乎没有开始那么浓了。倒不如说是,黑白世界开始有了色彩。

我觉得《罪与法》色彩的直接贡献人是鹤丸,而不是小狮子。但是小狮子毋庸置疑地给故事添上了独一无二地暖色。只不过这暖色,还没有浓烈到足以盖过《罪与法》的整体色调。慢慢来说吧。

首先,鹤丸发烧的那个夜晚,弑母后十足惊慌,半夜跑来找小狮子。

空葉姐姐说这个时候鹤丸其实是来隐晦得表达求助的,后文也多次点到,但我当时在读的时候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觉得救助固然有,但还有别的什么。或者说,求助只是占70%左右的比例,剩下的还有30%。我也不能特别清楚得说明白那30%到底是什么,姑且说说我的感受吧。鹤丸弑母,这件事本来就不在他的预料范围内,他的悔恨、惊慌、无助、崩溃等等,大家应该都能感受到,就不再赘述了。我想说的,是别的一些细节性感想。我怀疑他冲进来抱住小狮子的时候脑子根本不清醒,他太害怕了,他需要一个肩膀靠一靠,让他能冷静一下,能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怎样在自己内心的罪恶感和求生欲望之间取一个平衡。如果他没有遇见小狮子的话,也就根本谈不上什么求生欲望了吧。原本就是黑色的暗夜,也不在乎把颜色染得更深一点。小狮子是他的纯白,或许他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毫不在乎地、至少看上去不会那么惊慌失措地处理好这些复杂的事情的,大不了就是一条命嘛。但是,小狮子给了他希望。希望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能在已死之心重新点起火苗,任全世界暴雨都无法熄灭。直白一点说,鹤丸有留恋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他护住了表层的那一抹纯色。那个夜晚,他动摇了,一直以来小心呵护着的东西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那个时候,他很脆弱,来寻求安慰,寻求帮助。但换个角度理解,是不是也可以解释为,他是来告别的?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鹤丸留下的那封信。默认他是想在藏信的时候吵醒小狮子,希望小狮子能发现他的求助,可就算是这样也有那封信永远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吧。其实我个人更倾向于求助告别五五开,甚至告别会更多一点。一般而言求助的话,果然心里还是想要活下去的吧?舍不得小狮子的吧?但鹤丸那样的性子,容不得他直言:我需要你的帮助,可能像写一封言辞恳切的信这样的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我觉得他心里忽然抱着期望,但其实心已经快入土了。包括最后,裁判官来的时候,死者亲属想找他报仇的时候,其实他是可以不死的,这是小狮子也早已知晓他的心意并且回应了他,但他无法承受罪恶感的煎熬,想逃避。真的一心一意想活下去的话,不会做出那种想告别一样的举动的吧?说,我想和你结合什么的。那夜的拥抱,那夜的亲吻,浸润了多少苦涩。

说个题外话,小狮子那时候没有回应他,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之后空葉姐姐有说,本来想开车的但没开起来,就是小狮子和鹤丸被关在一起的那个夜晚。我倒是觉得那个地方开车开不起来是正常的,在鹤丸来找小狮子求助的时候没开车有点意外。后来想想,倒是觉得小狮子推开了鹤丸还是蛮明智的一个决定。如果真的回应了他,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就认了他的离开?那个时候小狮子更关注的是鹤丸的身体状况,他想要他好好活着,这一点是不是也已经被鹤丸看透了呢?

我想是的。因为鹤丸在小狮子整理药箱的时候就已经个恢复了原先的语气、态度,那样风轻云淡轻描淡写地逗逗他爱的巡查小狮子。小狮子没有给他他想要的,到底是他还不确定自己对鹤丸的感觉是不是爱,所以没办法回应他,还是他只是单纯地觉得现在做这件事不合时宜呢?不管是哪个,我觉得多多少少给了鹤丸一定的影响。我说的是影响,没有说希望或者伤害。影响的话,两面都可以包括的吧。鹤丸知道了小狮子对他的关切,接到了小狮子希望他好好活下去的愿望,但同时,这样的信号是不是也增加了他肩膀上的负担了呢?也不是说他一心寻死,只是那个时候,面对一个做出颤抖决心想要以死抵罪的人而言,这样的关切,固然温暖,但同时,也很痛苦。他让他对这个漆黑的世界对了一份留恋,对了一份不舍,明明这些都是暖色调的美好的情感,但对于当时的鹤丸而言,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在心里滋生的希望掐不灭,只能任由自己的决心被动摇。

他在信里说,幸好小狮子阻止了他,否则想他这样自私的坏人,是会下十八层地狱的。

【......幸好?快哭了好嘛?!】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会选择走上那条路的吧。

从这里开始,这个故事有了色彩。我不太想多说鹤丸的品格,一身正气也好软弱逃避也好,这是很多人都能读到的,包括在文里讨论到的道德观、社会现象。在这里重复这些也都只能是随大流,没有自己的感受,辛辛苦苦打出来的长评也就没有多少意义了。我想说一些也许别人不小心漏掉的东西,可能会有出错,也可能只是我的臆想。虽然没有办法自割腿肉产粮,也没有办法画图支持空葉姐姐,但至少还可以把姐姐的文读得细致。作为一个初入腐圈的小读者,能做的,大概就是将自己的真实感受明明白白地讲出来,将喜欢明明白白地喊出来,让空葉姐姐听到吧。

好了好了扯回来。

还没说完呢,那封信的事情。

写在信最后的时间,是七月七日。我第一个反应是七夕节,后来一想,不对啊,七夕应该是农历七月七号。那这里的七月七号,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我去网上查了一下,找到了白居易的《长恨歌》。【就是我也不知道这里的七月七日是农历还是阳历啦。】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半夜大家都熟睡的时候,长生殿中唐明皇和杨贵妃山盟海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鹤丸在写这封信的时候,也是半夜,小狮子在他身边熟睡着。

没有山盟海誓,没有比翼鸟更没有连理枝,只有一个孤独颤抖的灵魂,用细细的笔尖诉说着自己的爱慕之情。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当然是想和小狮子比翼双飞的吧?如果可以被原谅的话,他也想和他长厢厮守的吧?在他心中,这封信,是否已经是源于他内心的誓言了呢?尽管自我是如此卑微污秽,尽管之后会阴阳两隔,我也想把内心的爱意圆圆满满地传达给你。

从这里开始,故事的主色调不再全部掌握在鹤丸手里了。很有意思的是,直到现在,鹤丸流露出的脆弱,才让我觉得这个故事有了一点点彩色的征兆。接下来的色彩不再是黑色,更像是死灰色。一如鹤丸在监狱里,望着西侧墙壁上开的一扇小窗,那是囚犯唯一的光源。原文中这一小截对小窗的描写绝赞!很有感觉!鼻子一酸心一下子就紧了。如果小狮子迟迟不对他隐晦的求助做出回复的话,故事只能是灰色的,没有波澜的一潭死水,一如鹤丸的心境。将死之人还会有什么念想?他会恨的吧,就像如果生命中只有一盏灯的话,飞蛾无论如何也会扑火的那样,会把那一点点希望全部寄托在那个人身上。如果暗夜里的灯就这样熄灭了的话,行路人多多少少也会心生抱怨的吧。鹤丸不是圣人,他光是做出这个决定就已经拼劲了全力。

但幸好这个故事不全是黑色灰色的。之后的淡淡色彩就是小狮子给添上去的吧。还有正川、医生、黒岛裁判官.....倒不是说因为这个村子、这个小社会里还有拥有一身正气、愿为朋友友谊、为心中的正义赴汤蹈火的人们在,所以这个故事还是有暖色的。其实说这个故事有色彩,更接近的应该是墨色不再那么浓厚了。压抑,喘不过气,却不可思议地觉得,没有那么悲伤了。至于为什么,我也无法指出特定的理由,只是,在小狮子决定要救鹤丸的时候,不管是依旧装作冷淡的鹤丸也好,相信自己所相信的而不是自己所看到的听到的小狮子也好,他们心里其实已经了然了。小狮子不用说,他决意要陪鹤丸到底,无论如何也要在一起,所以他不怕。就算再被捉住的时候也能很快冷静下来。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大不了到时候随鹤丸而去。而鹤丸的了然,多少带了一点听天由命的味道。从后面他想自尽的部分就能看出来,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自首,下定决心哪怕自己痛得无法呼吸也要把小狮子推开,但其实他并没有把自己的命紧紧地握在手里。我是说,他的放弃,逃避,哪怕知道小狮子在帮他,他心里还是不愿面对的。他更像是,反正自己的命已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就随便吧的意思。但这么做也需要勇气,真的。他是想活着的,真的想活着的。但想要把求生的欲望压下来,心甘情愿地赴死,需要多大的心理准备。

我在看《罪与法》的时候,前面停了好几次,害怕,心疼,不敢看下去,但后面就好多了。两人的心境越来越澄澈,气氛越来越明朗,终于不再是死寂的暗色。之前没看完的时候,空葉姐姐说担心这个结尾不能让我心甘情愿地写长评,我一时间还吓到了。虽然我知道空葉姐姐肯定是甜虐甜,最后HE的,但她这么说还真愣住了。我还以为真的会伪HE,或者变成像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的悲喜剧。我猜过时间来不及,鹤丸最后还是被处死,但小狮子在全村人民面前证实了鹤丸的清白,揭发了巡查长的不公,让村民们清醒了。但小狮子会随鹤丸而去。也猜过小狮子在鹤丸被拖上刑场的同时自己咬舌自尽,用自己的死亡对不公做出最后的挣扎。最后村民在医生和正川的努力下清醒过来明白真相这样的。两个结尾的不同是小狮子死的时候,鹤丸的清白究竟有没有被证明。我一时间真的以为会像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虽然两人都逝去,却给社会留下了宝贵的思考,启蒙的光辉这样的。不过想想,是HE嘛,鹤丸肯定会和小狮子好好地在一起的嘛是不是。这样的结尾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了,皆大欢喜,也算不负众望。如果他们俩真的走了,那才叫真的不能接受吧……

不过,说真的,没有《近水》惊艳。《近水》不看到最后猜不到结尾是什么,系在同一条绳子上的众人会有怎么样的反应。看到《近水》接近结尾的那几章虽然没有哭出来,但捂住嘴眼眶湿润是真的。就像我在这篇长评开篇的时候说的,《近水》的整体色调,太惊人了。最后的爆发张力十足,令人印象深刻,久久平静不下来,忍不住动笔写了长评。而在看《罪与法》的时候,一开始没有想写长评的意思,看到中间的时候,嗯...不行我还是写一下吧...看到结尾,哦这样,的感觉。不过这也和故事设定有关系吧,不算不按常理出牌的话,《罪与法》能想到的也就这么几个结局,再怎样好像也做不到像《近水》那样有爆发力。

还有人物塑造。这方面我也不懂啦,只能凭自己的感觉来说说了。

的确,《近水》也好,《罪与法》也好,鹤狮子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鹤丸自说自话闯进小狮子的世界,任性地把自己刻进对方的心里,然后又逃离,忍痛将对方推开。而小狮子总是会追上去,他不相信故作冷淡的鹤丸是真实的鹤丸,他看得到坚强面具下鹤丸脆弱无助的灵魂。感觉《近水》里的小狮子和《罪与法》的小狮子比起来,更柔软,更温和,更令人心疼。在《近水》里,鹤丸和小狮子是相互扶持着走下去的,没有谁强谁弱之说,硬要说的话,还是鹤丸看上去更有力量,能扛起一片天。《罪与法》好像倒了过来,小狮子更英气更独立了,没有鹤丸也能独自行动,甚至还想凭借微薄的一人之力救鹤丸出来。相较而言,似乎是鹤丸更柔弱,更需要别人的肩膀。应该是设定背景的关系吧,那种生死相依相伴的感觉,在《近水》里更突出,更打动人。不是说《罪与法》欠缺这一点,而是感觉《近水》更胜一筹。硬要我比喻的话,《近水》是在谈感情,《罪与法》是在讲故事,感觉更理性、更客观、更有条理更清晰。空葉姐姐说,自己最满意的是《罪与法》,不是《近水》,觉得后者的漏洞很多。其实我说啊,《近水》如果...如果能更细腻一点的话,绝对能成为不输于《罪与法》的作品。只不过两篇文的定位不同而已。

之前一直在说色调什么的,最后来说一下类似听觉上的感受吧。不知道空葉姐姐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叫恐山る・ヴォーワル,歌手是栗プリン。先不说这首歌在原作里想表达什么,就说它歌曲本身。我看完空葉姐姐的两篇鹤狮子后想了一下,在我听过的所有歌里面,要说哪一首比较符合鹤狮子的感觉,就是这首了吧。

等着你的那个人,是一定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

一路上,曾被抛下而闷闷不乐,曾有争吵而垂头丧气。

爱是邂逅,离别,是透明的面纱。

即便是此不肖之身,今回也将与,至高的喜悦,一起散落。

若此行被以为无情,也不需多言,

只需你的一个笑容,这样就好。

连爱慕之情也算不上的,这首诗,

就到此为止。

【美中不足的就是这首歌的旋律有点平,要是更跌宕起伏一点就好了啊……】

想说的应该都说完了,照例谢谢大家听我啰里八嗦写了那么多...

大家负责产粮,我就负责加油打call!

ps:空葉姐姐是不是学理科的啊,感觉空葉姐姐的文风前后条理相当清晰,很有逻辑,叙述风格也偏客观。虽说没有大段大段的情感描写、心理刻画,但还是很生动,寥寥几笔就活灵活现了。这就是精炼的感觉吧!


 
评论(7)
热度(23)
  1. 空葉明溪 转载了此文字
    @はかぜ / 叫明溪就可以啦 再次收到了长评,心情一样开心兴奋又有点小紧张!还是一样先在开头谢谢明...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