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叔叔的恋人》

※纪录自己对鹤狮子永远不悔的爱恋

※单方死亡,第三方第一人称叙述注意


────────────────────────


我家对面的那栋大楼裡,住着一个中年就已经白髮苍苍,但是五官精緻,看起来还相当俊美的叔叔。听父母说,这位叔叔的髮色是天生的,连金色的眸子都是天生的;不过,这些话都是我父母从那位叔叔口中听来的,叔叔以开玩笑吓人为乐,所以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这位叔叔很是神秘,他虽已经中年,却好像没个正经工作,也尚未娶妻生子,整天就宅在家裡,无聊时再到外头走走路散散步。因他年轻时的风流气息尚存,人又幽默亲切,附近的少男少女,甚至大妈大伯都很是喜欢他。


他这麽会讨人欢心,理当来说应该不缺交往对象,我却当真没看过他跟任何一个人发展出朋友以上的关係。我曾因好奇而试探性地问了这个问题,叔叔当时微眯起眼略带戏谑地看了我一眼,像是在调侃我的八卦,随后,他不正经地回答道:


「我要是有了恋人,大家怕是要为了我跟那个人打架了。」


听到这个回答的当下,我真想吐槽他的自恋。但叔叔长得又真的好看、讨人喜欢,我们社区多少少女当年(甚至现在)的初恋对象可就是他了,要是叔叔真的交了女朋友,说不定大家还真的会跟那个人吵架。


叔叔这麽回答,大概是不想把真正的答案告诉我。我隐隐认知到这件事之后就没再拿这件事烦过他,甚至帮他把这个答案大肆宣扬了一番,替他模煳了真相。


但在某一天晚上,我因为跟父母吵架而跑到附近的公园的一天晚上,我还是知道了答案。


那天的夜特别的暗,乌云又厚又密,宛如要压垮天空一般,令人喘不过气。这样的天气也许就连总是笑咪咪的叔叔都开心不起来,当我到达自己心情不好时躲起来哭泣的秘密基地时,就看到那个我自以为被我独佔的老旧盪鞦韆上坐着一个人。


夜色之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得出他低垂着头,稀疏的浏海略略掩去眉眼。他必然是因为某件事而正强烈地哀伤着。光是远远地看着他的姿态,我就能笃定地这麽说。


在他的映衬之下,我跟父母之间的争执都成为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我本打算不打扰他,就这麽悄悄熘回家去,却没想到他敏锐地察觉到我的到来,抬起头来,微笑着跟我打了声招呼。


「幸子,来得正好,妳可以陪我一下吗?」


人的声音是不怎麽会老化的,只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充满韵味。在被叔叔叫住的当下,就是对中年大叔没兴趣的我,都免不得心脏重重一跳,莫名其妙有些紧张了起来。


但这样的情绪,不过多久就消失无踪了。我坐到另一个鞦韆上后,在叔叔的默许之下,看到了他拿在手上,万般珍视的一张照片。


那必然便是让他心情不好的关键事物了,可照片上所呈现的东西,分明只有美好——一个笑得极为开朗灿烂的金髮青年正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于是我便知道了,这个人必然是以某种形式离开他了。因为美好本身并不会让人感到难过,只有它的逝去会令人如此。


果然,叔叔边摩娑着那张照片,边开了口。


「这是我的爱人喔,这一生一世,唯一的一个。」


我就这麽知道了那个问题的答案,然后,就这麽红了眼眶。


分明不知晓背后的故事,不知道那是个什麽样的人,但我光是知道叔叔为了这一个人独身了这麽多年,情绪就克制不住地上涌。


叔叔微凉的手温柔地顺着我的背,他听着我哭,一语不发,视线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不在我身上,也不在那张照片上。


许久之后,我才抽着气问他:「你会后悔吗?」


他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值得一提的是,他看起来已经不那麽难过了。接着,他轻轻将照片凑到了脣边。


「怎麽会呢?再痛都不会后悔的。」


那夜,我替叔叔流光了泪水,叔叔为了谢谢我,陪我走回家跟父母道了歉。我盥洗后躺在床时才昏昏沉沉地意识到,叔叔除了帮我与父母和好以外,还另外赠予了我一个至高无上的谢礼。


他让我见证了世上最忠诚的爱情。


评论(2)
热度(33)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