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请多照顾》

※照顾者鹤x青少年狮子(无血缘关係)

※车没开起来,鹤没醒过来,写完发现想写的都没有写到(


────────────────────────


自鹤丸开始照顾他以来,这个人在他面前一直是随兴,在某些地方却又严谨得一丝不苟的。


兴许是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还在试探他的界线;总之,狮子王住进这个家以来,全然没找到鹤丸任何一个一般成年男子独居会有的坏习惯。


不乱脱上衣、不只穿内裤就离开浴室、不把髒衣服丢得到处都是、也不会因为懒惰就不每天倒垃圾。


兴许就是因为此前他将形象维护得太好,所以当鹤丸晚上浑身酒气回来,一进门就扯掉领带、解开几颗扣子时,狮子王必须承认,他因为反差太大,心跳突然加快了两拍。


「小狮子……行行好,让我搭把手,送我回房间吧?我觉得自己快跌到地上了……」


也不晓得他是为了什麽?喝了多少?当狮子王来到他身旁时,浓厚的酒气挡也挡不住地扑面而来,这人平时身上自带的那一点清香也被掩盖得全然闻不到了。


狮子王一向喜欢那阵香气,此刻发现鹤丸竟然把自己弄成这臭气冲天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呛道:「花天酒地的糟糕大人。」


鹤丸不知是真没听清楚,还是刻意装聋,靠在他身上,模模煳煳地哼声:「嗯……?你说什麽?」


狮子王相信是后者,这便懒得继续跟他吵嘴,闭上嘴,认分地把人抬进房间。


运送途中,鹤丸似乎是感受到有人在身旁陪伴,终于彻底安分下来,瘫在狮子王身上半昏睡过去。他一个大男人,身高好歹也能号称一百八十,睡过去后立刻加重了狮子王的负担,让后者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人挪到床上,而就在狮子王以为总算完事了,那麻烦的男人竟然却又醒了过来,半睁着眼皮要求:


「小狮子帮我换件衣服吧,穿着衬衫多难睡啊。」


「照你这个道理,不只衬衫,裤子也得换吧?」


鹤丸废人一般躺在床上,哈哈笑了两声。「我们小狮子真聪明,都麻烦你了。」


狮子王用尽全力才抑制住把人掀下床的冲动。


他最终还是乖乖拿了一套睡衣,爬上床去,莫名紧张地替他的照顾者换起衣服来。这时候的鹤丸又睡了过去,他精緻的五官放鬆地舒缓开来,四肢大张,似是刻意做好准备等狮子王摆布。这毫无防备的模样让狮子王有种自己正在做什麽坏事的错觉,更尤其他接着还要将这美男子的衣服从身上脱下来。青少年活跃而旖旎的想像立刻让他浑身燥热,对换衣服的任务也无法保持平常心了。


「……我在想什麽啊?」


狮子王敲了自己额头一下,提醒自己是在做正事,这才勉强平静下来,将剩下的钮扣一颗颗解开了。


他再次将这个喝得烂醉的大人扶坐在床上,揽着他的身子替他更换上睡衣。因为必须肌肤相贴,狮子王不得不注意到,鹤丸喝醉后的身子比平常还热了许多。


快饶了我吧……


这再自然不过的生理反应,在此时竟也成了诱发青少年情慾的催化剂。狮子王边感受着体内越发勐烈的燥热,边在心底哀号着,手上的动作因为心虚与罪恶变得潦草而快速,让鹤丸略有不适地发出几声呻吟。


狮子王假装没听见地木着脸,赶紧将人重新放倒回床上。


但事情却没有就此结束,他这才换完上衣而已。预感自己要是真的脱了对方的裤子,人生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的狮子王茫然无措地坐在床边,认真地考虑就到此为止,不要互相增加对方的困扰;却没想到在他身后的事主竟就在此时翻了个身,嘟哝地说起梦话。


「……我们小狮子做得真好。」


狮子王心脏顿时一跳。


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听到,自他受鹤丸照顾以来,他只要做对了任何事,鹤丸就会笑着这样夸他。他曾怀疑这句话被鹤丸过度滥用,滥用到他有时候都想让对方不要再随便就说了;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因为这一句寻常话而怦然心动、弃械投降。


狮子王转过身子,颤抖着伸出手,轻触了鹤丸的脸颊。


「你梦到我什麽……?」


这话自然没有人会回应,于是一阵子之后他收回手,轻叹一口气跪在鹤丸大张的两腿之间。


「我要开始喜欢你了喔,鹤丸。」


评论
热度(30)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