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台灣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鹤狮子》段子》

  

  ※年下鹤x年上狮,无头无尾,只想随便满足一下自己的慾望#

  ※顺便帮自己的本子(罪与法)打个广告→通贩链结


  ─────────────────


  「等等……等等。」


  他们接完吻之后,狮子王连忙喊停,将两具贴合在一块的身体分开了一点。


  「你还太小了,接下来的事不能做。」


  鹤丸国永双手都已经探进对方衣襬,复在狮子王精实而紧窄的腰身上,此时突然被迫喊停,下半身那阵慾火不禁往上窜到胸口成为心火,让他开口回答时带上一点不耐与危险的气息。


  「狮子王又知道了?」


  他将其中一隻手从狮子王的上衣底下抽了出来,半强迫性地抓住对方纤...

《《贞不动》瘾》

 

  ※试着去诠释我所理解的贞不动,然而这是我人生第一篇贞不动,前半段又手感不佳,所以相当ooc

  ※没有跳坑我还是厨鹤狮!!!很重要要特别说明(??

  ※希望我家不动快点回来。


  ────────────────────


  1


  不动行光打从看到的第一眼开始就讨厌太鼓钟贞宗。


  与他这种既不华丽,又保护不了主人的废柴刀不同,太鼓钟是一把既引人注目又有自信的刀;大概就是基于这样的对立性,他完全无法对这个人抱有好感。


  他想,太鼓钟大概也是一样的。那把与谁都能轻易打好关係的刀唯独不怎么主动与他说话,即使不慎对上眼神,他们也会极有默契地装作没注意...

听说发图比较有人会看,所以请鹤狮子来帮我宣传本子!

通贩连结在这裡,购买方式在P2,希望大家帮我把第一次出的鹤狮本用现金下架><


《《鹤狮子》过节》

  ※段子復健,大家中秋节快乐!


  -------------


  「不舒服?」


  鹤丸国永从来能够一语道破他的伪装。


  出游前的行囊都已收拾好摆在脚边,此时突然反悔要出门,无疑相当毁人兴致。狮子王如预期那般看到鹤丸微微沉下来的表情,甚感不妙地在心裡哀号:……鹤丸国永你眼睛太尖了吧!


  他却没想到,鹤丸下一秒只是沉默地放下肩上行李,接着走到他面前,宽大的手掌复上他微烫的额头。


  「……笨蛋,发烧了就说啊。」


  极近的距离之下,狮子王难得看到鹤丸国永面露忧色,微蹙着眉的模样。那人在低声斥责之后极轻地弹了一下他的眉间,紧接着便毫无怨言地换下...

《《狮鹤》分身》

  ※一辆车,正确来说是狮狮鹤的3P,很雷又OOC,大家请自行闪避

  ※接续男孩与雪白巫师

  ※欺负鹤丸好开心……(真的是粉


  ────────────────────


  又到了巫师们一年一度上缴魔药给巫师协会的时间了,在神木内部另闢天地的雪白巫师鹤丸国永与他的徒儿狮子王,每年的这个时节总为了製作出大量的魔药而忙得焦头烂额。


  今年更是尤其。鹤丸前阵子接了某间巫师学院的研究委託,截止期限迫在眉睫,根本顾不上製作魔药。还好狮子王这几年已经有所成长,勉强还来得及自行做完两人份的魔药,便一个人在炼药室泡了整天。


  晚上,到了吃饭时间,两人各自从自己的小空间走了...

《《鹤狮子》永无止尽的……》

  ※250fo点文

  ※喜欢用魔法题材(?)写刀子的我

  ※强烈建议BGM:【ウォルピス社】Ruin(废墟)


  ───────────────────


  01


  「天气越来越热了。」狮子王懒散地用扇子搧着风,同时漫不经心地从树屋的小窗往外看去,看向天空那颗正高温燃烧着的大火球。


  正忙着往烧杯倒入最后一剂药水,做出製冷剂的鹤丸国永闻言之后停顿了一会,而后才重新倾斜瓶身,一滴不漏地将所有药水加进烧杯裡,接着隔着手套将烧杯拿起,轻轻地摇晃了一下。


  「是呢。」


  白色的药水随着他的动作渐渐匀散进深蓝色液体之中,而在鹤丸国永低声喃念出咒语之后...

《《鹤狮子》花落吐心11》

  ※咖啡厅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子

  ※前文:12345678910


  ──────────────────────────


  当晚十点,被迫与上宫一起上完课,然后约了一晚上会的狮子王疲惫地步行回家。


  因为知道消息传出去之后会引起多大的风波,狮子王在宣布完自己与上宫的恋情之后,就先将手机关了,省得被各种通知砲轰。经纪公司那边,他也只简短地留言「晚上联络」,接着就进入失联状态。


  是以,一点也不难想像当他重开手机之后会有多麽盛大的光景。


  萤幕最上方的通知栏塞满来自经纪公司的未接来电以及各个社群网站的提醒,狮子王先是被前仆后继的通...

《《鹤狮子》因为是七夕。》

  ※压线一个小段子,我们鹤狮子七夕也要甜一下★

  ※去年的七夕文→《鹤狮子─七夕之夜》


  ──────────────────


  「狮子王,喜欢你。」


  熄灯之前,鹤丸国永拨开他过长的浏海,在他额头落下轻吻。


  已经躺在床铺上,等待恋人鑽入棉被与他共枕的狮子王眯着眼,噙着笑问道:「怎么今天突然?」


  烛光之下,那个全身雪白的男人被垄上薄薄一层暖色,色调相近于狮子王头髮的黄。


  他被光线柔和了线条的五官显露出平时难得一见的温柔,跳动的烛火映在他眼裡,搅动了沉淀的蜂蜜,那金色的眸子在这等深夜依然熠熠生辉。


  「因为是七夕。」


  ...

《《鹤狮子》花落吐心10》

※咖啡店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子

※坑狮子现场,已有预感某人会被讨厌(

※前文:123456789

※顺便宣传罪与法的印调:《鹤狮子》罪与法印量调查


──────────────────────


  两人同为S大的学生,基于便利性,便约在学校的学生餐厅之中。虽然见面时间在下午两点,已经不是午餐的尖峰时段,但餐厅内依然有不少作息不正常的学生出没。戴着连帽的狮子王不免被一些眼尖的学生认出来,有些好奇地远远观望,有些兴奋地上前搭话,有些八卦地询问绯闻内容;总之,没有一个是愿意给他清静的。


  幸好这个时间学生确实已算不多,等到上宫出现时,偌大的餐厅加上他们大概也才...

《《鹤狮子》花落吐心09》

  ※咖啡店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子

  ※一个短小的过渡章,我终于想好后面大概怎麽写了(#

  ※前文:12345678

  ※顺便宣传罪与法的印调:《鹤狮子》罪与法印量调查

  ────────────────────


  隔日早晨,行程紧凑的狮子王早早就与他们道别离开,留下两位店长收拾碗筷。此时距离开店还有两个小时,不大的租屋处一如既往充满着碗盘互相撞击的清脆声响,及女主播被洗碗水声掩盖的悦耳嗓音。


  莺丸边洗着碗,边在这阵水声之中悠悠开口:「那麽,昨天如何?」


  友人与友人喜欢的对象共处了一整天,莺丸自然是要关心一下进展的,更何况这位友人还染上了...

《《鹤狮子》嘴巴是拿来唱歌跟唱歌的》

※网路歌手第八发,这篇的时间线在胡言乱语后,两个人在网路上很熟了,但一见面狮子就会紧张兴奋得烧起来(#

※前文:接吻咬人搭话胡言乱语亲吻吃醋告白

※适合在晚上阅读的文,祝大家有个美好的夜晚。

※顺便宣传罪与法的印调:《鹤狮子》罪与法印量调查


──────────────────


  平安夜。


  当狮子王从他那一群朋友中脱身,身上散着一点酒气独自回到租屋处时,严格来说已经不是平安夜了;指针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走过了十二,喀搭喀搭继续往前进的琐碎声音在这等深夜中突然清晰可闻。狮子王将厚重的大衣脱下,瘫在椅子上时,不由得被屋内的冷清冻出一身酒意,清醒了不少。...


《《鹤狮子》花落吐心08》

※现pa,花吐私设

※咖啡店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

※前文:1234567


-------------------


  两人上楼时,用完晚餐的莺丸早已经回自己房裡,留下还放在电锅裡保温着的饭与咖哩。鹤丸与莺丸两人虽然同居,但经常各自有各自的事务,并不一定会共用晚餐;因此鹤丸对这个情况算是相当习惯了。他招呼着狮子王坐下,盛了饭、开了电视,配着新闻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对方边吃边聊,不用多久碗就见了底。


  「我去洗碗,狮子王就自便吧。要洗澡的话跟我说一声,我帮你准备,其他的就不用特别跟我报备了。」


  听到他这番贴心的言论,狮子王眨了眨眼,嗯了声算是回答了。接着,他...

《跟微云一起脑的鹤狮子修行》

※不想打文只想开脑洞乱厨鹤狮子(


《鹤去修行》


第一天


狮子:别担心,那傢伙饿了就会自己回来的。


第二天


狮子:……还没饿吗?这个时间有没有好好吃东西啊?(没事就坐在门口)


第三天


狮子:……有没有想我啊。


第四天


败家男鹤回来,把旅途中见到的所有好玩的东西送给没精神的小狮子。


《狮子去修行》


第一天


鹤:没什麽,那傢伙的话一定会很快回来,然后让我们大吃一惊的。


第二天


鹤:因为狮子王不在所以动不了。


第三天


鹤:因为狮子王不在所以起不了床。


第四天


因为狮子王不是败家男,所以什麽都没有...

《《狮鹤》日常》

  ※四月的产物,无头无尾,当时觉得OOC了不敢丢,现在觉得反正我一直都很OOC就随便了#
  ※觉得跟狮子交往的鹤大概会因为狮子太可靠,所以在他面前变成无理取闹的任性小男友吧??(试图为OOC找藉口#
  ※不、不喜欢请不要告诉我(玻璃心

  ---------------------

  01

  「又不高兴了?」

  狮子王将散乱的头髮随意绑在颈侧,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家恋人分明精疲力尽,却还硬要在床上用棉被裹成一球,与自己对抗的模样。

  「小狮子一点都不知节制,还一点都不温柔,我当然不高兴!」

  「你再不出来清理,明天又要闹肚子疼了。」

  鹤丸国永唰地掀开了棉被,生气地骂道...

《《鹤狮子》随笔》


※记得两人侦查都很低的梗

---------------------

  「我一隻眼睛被浏海盖着,看不清楚敌阵还有理由;你额前这么稀疏,两隻眼睛这么大一颗,这还看不清楚,难不成眼睛是装饰用的玻璃珠吗?」

  狮子王驾马到他们的部队长身边,略带讥讽地调侃着自家恋人。只见鹤丸国永正努力地眯细眼睛,观察着附近的地势与敌人的踪迹,用以判断敌方的阵型;可惜,他这番努力似乎没获得什么回报,最后仍是搜查失败。

  重新睁大双眼的鹤丸国永,此时才终于有馀裕转回头望向狮子王。他笑弯了那双被对方戏称为装饰玻璃珠的美丽眼睛,在风中缓慢地咬着字句:

  「玻璃珠有什么不好?至少晶莹剔透,好看得能入你眼啊。」...

《《鶴獅子》兩年前的隨筆》

  「你不是理科的嗎?你怎麼一點理科生的浪漫都沒有?」獅子王皺起眉,說出了充滿了刻板印象的譴責。


  「理科沒有浪漫的。」鶴丸隨後糾正。


  「那就是了。」獅子王點點頭。「所以你難道不是個理科生嗎?」


  鶴丸這才反應過來,噴笑出聲。


  「小獅子,你大可以說我太浪漫了,何必這樣拐彎抹角呢?」


《问:》

狮子王在远征前被鹤丸国永从后方拉住了手臂,后者微微垂下了眼帘,轻声说道:「狮子王,我想你……所以快一点回来。」


你觉得狮子王的反应是?


A 「这种事我知道啦……笨蛋。」

B 「我最喜欢鹤丸啦,所以我会赶紧回来见你的,别担心。」


很想知道大家的答案,所以欢迎留言!!

《《鹤狮子》车链结整理(不定时持续更新)》

今天很閒不想打文只想吃粮,所以就决定整理一下自己开过的车XD

质量参差不齐,有一些蛮雷的,看之前可以注意一下每篇最开头的标示

没做但有沾到R边的也会放,然后因为是由新到旧,所以可能越来越难吃(

但总之希望大家吃粮高兴~然后高兴的话再顺便留个言告诉我(#

我打肉时候真的都不带标题脑(……


《鹤狮子中长篇链结》←另一篇整理


《2018年》


7月:为了反击─上(鹤狮鹤无差注意!)

6月:为了胜利05~08

5月:为了胜利01~04

4月:想看更多的你的样子

2月:猎食者02

1月:隔牆有耳嘴巴是拿来唱歌跟吃醋的


《2017年》


10月:叛逃

9月...

1p

女裝注意!!!
舊圖重繪
某個被我棄置不理的坑的女僕獅子王
獅子的腿(+黑絲)是世界的寶物(……

2p

為了反擊裡面互換身體的鶴丸in獅子王身體
……我怎麼總畫這麼雷的東西(((

姑且佔個鶴獅tag~

《《鹤狮子》花落吐心07》

※现代paro,花吐病私设有

※咖啡店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子

※前文:123456


───────────────────────


  拍摄结束后,作为感谢鹤丸答应一同拍摄的回礼,狮子王要去鸟咖啡厅帮忙做宣传。他们搭上木村经纪人的车直奔咖啡厅,从后门进到已经打烊的店内,原以为裡面应该已经是黑漆漆一片,没想到柜檯的灯还亮着,一名莺色头髮的青年正拿着布细緻地擦拭着茶杯的内部。


  「鹤丸,回来了啊。」


  半天下来都没看到这位同居人,还劳烦他今天自己开店,鹤丸拉下口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回来了。不过还要忙一下,晚餐可能得晚一点准备了。」


  那褐色的瓷...

《《鹤狮子》近水楼臺番外──回忆录》

※快两年前的产物,当初想出本而写的番外

※未完,其实已经有点忘记当初想写的内容了XD觉得喜欢这篇的人蛮多的,虽然只写到一半,但放着也很可惜,所以就释出来给大家看~如果花落写完有打算修近水的话应该会把这篇写完

※如果没修稿,但反应很好的话也会考虑写完(骗留言#

※前文走:《鹤狮中长篇链结统整》


----------------


  已是暮春之际。屋子边的金盏花从茎部吐出橘黄色的花穗,在越发灿烂的阳光之下盛放。据说此花的花语为盼望的幸福,我于是摘了几朵放在自家花瓶裡,原想着让这几朵小花儿替我俩许愿,后来想想,却发现自己所盼所望貌似已在身边。


  也罢,那颜色神似狮子王髮色的...

《《鹤狮鹤》为了反击(下)》

※ABO,AxA,时间线是《为了胜利》的三年后

※灵魂交换的鹤狮子与日更三天的我

※前文:為了勝利;為了反擊


────────────────


  鹤丸军师进将军帐好一段时间了,一开始两人像是在谈什么重要的事一样,在裡面小声议论了一阵子,后来,却开始越来越大声,两人的声音渐渐连外面的士兵都能听得清楚了。


  「这等大事你不让我第一时间告诉我的兄弟们,视他们为何物!?鹤丸国永,你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能知道的东西我的下属们一样能知道,不然你还真要爬到我头上来!」


  「您硬要曲解我的意思,我也是无言以对,随您怎么想好了。反正这下外面的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应该也都...

《《鹤狮子》随笔》

※不知廉耻地顺便来讨昨天的生日祝福,昨天零点更的文好像没什麽人看到qqqq

※稍微调整了一下排版的方式,这样会看起来比较舒服吗?


--------------------------


  「我喜欢鹤丸。」


  那名金髮的付丧神并不理会他双眸中的戏谑之色,坚毅而笃定地说道。


  鹤丸国永只好收起眼中那一点不正经的神色,略略叹了一口气,从缘侧边缘站起身来,边绕着狮子王打转,边伸手去捲对方柔软的髮尾。


  「这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万事都会变了吧?……如果我们是人类就算了,身为寿命如大海、如磐石的刀剑付丧神,你要怎么让我相信你现在喜欢我的这颗心不会变呢?」...


《《鹤狮鹤》为了反击(上)》

※R-18

※ABO,AxA,时间线是《为了胜利》的三年后

※灵魂交换,有一点的车,肉体鹤狮,灵魂狮鹤,雷者自避!!!

※大量ooc,反正我只是生日写爽的哈哈哈(

※原本只想开车,结果变成写副本……后续后补~


───────────────────────


收拾好东西,推开住处的大门时,乘在马上的鹤丸第一时间落入他的眼底。


那时是下午时刻,略斜的夏日太阳被午后的云层挡去一半,在大地上形成亮暗反差极大的光景,而鹤丸国永正巧位在两者之间的交界,一半的身影耀眼夺目,一半的身影黯淡无光,微微侧着的脸被更被光影凋塑得越加立体而迷人。


狮子王提着行囊的手因此几不可察地紧了一...

《鶴獅子文繪問卷》

除了突然掉落的有生之年更新以外的第二個小驚喜!

跟 @微云 一起玩了問卷,因為怕圖不清楚,所以也可以另外走微博!微博有清楚的文字檔!
大家一起來猜猜微云都畫了我的哪篇文!

《《鹤狮子》花落吐心06》

※有生之年系列(???),咖啡厅店长鹤x当红男模狮子

※前文:12345


------------------------


与狮子王关係变得亲密一些后,两人说话也开始比较无所顾忌了。笑闹之中,前往摄影棚这短短的车程倏忽而逝,等到鹤丸意识到这就要开始工作时,早已经来不及紧张。


「放心啦,就像我昨天说的一样,摄影师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想太多。」


下车时,狮子王似乎是注意到他略微僵硬的脸色,笑着轻拍了下他的肩膀。鹤丸被小自己五岁的后辈这样鼓励,不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装出与平常无异的样子,跟在狮子王身后下了车。


正式进到摄影棚之后,鹤丸才发现他们俩算是挺...

《《鹤狮子》为了胜利05~08》

※胡乱写的架空背景,ABO设定的双A,大量OOC慎入!!!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但反正我记得就好了的200fo点文(2/2)

※军事脑什麽的并不存在,大家随便看看就好谢谢!

前文


05


没想到竟会在这样的场所、这样的时间再次见到这个脸孔,狮子王既惊讶又防备地站起身来,一个不慎顺带撞倒了手边的茶杯,浓郁的茶香顿时在帐篷内扩散开来。


「你怎麽会在这……!」


这问题的答案,其实方才就被那名信使解答了,狮子王不过是一时难以相信,才会脱口而出这麽一句废话。


这事鹤丸国永自然也是明白的,因而他听到问话后仅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多作回答。他泰然自若地擅自走上前,伸出手替狮...

《《狮子王个人向》归宿》

※6/22狮子王重要文化财指定日贺文

※微历史向,但这方面其实真的不熟,有误欢迎指证!

※虽然写到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但我永远爱他


────────────────────────────


战场是刀剑最终的归属之地。


开战前鼓舞士气的雄厚呐喊、号角低沉的鸣声;开战后你死我活的厮杀、敌军温热的血液,这些无一不让狮子王兴奋,全身血液沸腾一般躁动不止。


他喜战。


喜欢战场紧绷而令人战慄的氛围、喜欢手臂起落后感受到的刀身的震动,也喜欢创造功勛后所受到的赞赏。


因为他是刀、是兵器,他将永远为鲜血与争斗喝采,盼望着无尽的杀戮与战斗。


──他从来是这麽以为的。...

《《鹤狮子》请多照顾》

※照顾者鹤x青少年狮子(无血缘关係)

※车没开起来,鹤没醒过来,写完发现想写的都没有写到(


────────────────────────


自鹤丸开始照顾他以来,这个人在他面前一直是随兴,在某些地方却又严谨得一丝不苟的。


兴许是为了照顾他的感受、还在试探他的界线;总之,狮子王住进这个家以来,全然没找到鹤丸任何一个一般成年男子独居会有的坏习惯。


不乱脱上衣、不只穿内裤就离开浴室、不把髒衣服丢得到处都是、也不会因为懒惰就不每天倒垃圾。


兴许就是因为此前他将形象维护得太好,所以当鹤丸晚上浑身酒气回来,一进门就扯掉领带、解开几颗扣子时,狮子王必须承认,他因为反差太大,...

《睡不着的鹤狮小段子》

「小狮子都只喊我的姓,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呢。」

鹤丸国永揽着他,有些可怜地挨在他的耳边说道。

「感觉好不亲密。」

听到鹤丸这麽说,狮子王原先在对方怀裡放鬆的身子微微僵硬了起来,过了一阵子,他才缓缓答道:

「……国永是锻造你的人的名字,鹤丸才是属于你的名字。」

「我喜欢的人,是鹤丸啦。」

《《鹤狮子》嘴巴是拿来唱歌跟告白的》

※网路歌手第七发,前文走鹤狮中长篇链结統整

※难得勤劳的我祝大家521快乐


──────────────────────────


狮子王看到了一篇杂誌採访报导,内容是这样子的:


主持人:想请问鹤丸先生有没有恋爱过的经验呢?对于恋爱的定义又是什麽?


鹤丸:有的。对我来说每一段感情被定义为爱情的契机都不太相同,上一次会让我感受到自己正在恋爱,是当我发现对方有多喜欢我时,胸口快要满溢出来的喜悦与悸动。


主持人:听起来是一场很棒的恋爱呢!能让鹤丸先生这麽喜欢的人,不知道是什麽样的人?


……


于是,重新认知到自家恋人确实相当受欢迎,并...

《《鹤狮子》ごがつはつか》

※520快乐,再忙也要给鹤狮子写小段子!

※日文什麽的,我其实并不会,有写错的地方麻烦指正(鞠躬)


─────────────────────────


「狮子王,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


他神秘兮兮地闯进别人房裡来,金色的眼瞳带着透露意图的笑意与一贯的宠溺。狮子王眉头微微一挑,因为隐隐期待恋人所带来的小把戏,所以全然没因为被打扰而感到不悦。


「你一把一千多岁的刀,怎麽还会注意每天是什麽日子啊?」


他笑着调侃了一声,随后,却还是顺着鹤丸的意思问道:「所以,今天是什麽日子?」


「ごがつはつか(五月二十日)。」


鹤丸虽回答了问题,却没解释到背后的意义。狮子...

《鹤狮子》为了胜利01~04


※标题骗人系列,其实只有两千字

※胡乱写的架空背景,ABO,双A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但反正我记得就好了的200fo点文(2/2)

※原本想就断在这,但感觉好像不太适合,所以后续我之后再补起来~

《鹤狮子》想看更多的你的样子


※慾望使人高产,一篇突发产物

※我终于写了我想写好久的录影/视讯梗!

※被屏蔽我也没辄了(心累

《《鹤狮子》猎食者07(完)》

※取材/参考自安娜‧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ooc注意

※又完结了一个坑!请夸夸勤劳(?)的我!!接下来要准备期中考试、报告跟本子的番外,暂时告个假!

※前文链结:123456

※顺便放个中长篇链结统整


───────────────────────


「跟您确认一下事情发生的经过。也就是说,武田以没带钥匙为由,实则以平岛的照片作为威胁,进入了您的家中,接下来又趁您泡茶期间对您下药,想要藉机侵犯?」


狮子王略感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轻嗯了声权当回答。与妇幼大队的警察又反复确认了好几次事情经...

大家!我要轉行當繪手了!!!(絕沒有這回事#)

胡亂塗鴉
p1小獅子
p2是鶴獅子一起看自己的同人文(???
文手亂塗大家放低標準小力拍打,謝謝!!!(不務正業

《《鹤狮子》叔叔的恋人》

※纪录自己对鹤狮子永远不悔的爱恋

※单方死亡,第三方第一人称叙述注意


────────────────────────


我家对面的那栋大楼裡,住着一个中年就已经白髮苍苍,但是五官精緻,看起来还相当俊美的叔叔。听父母说,这位叔叔的髮色是天生的,连金色的眸子都是天生的;不过,这些话都是我父母从那位叔叔口中听来的,叔叔以开玩笑吓人为乐,所以也不知这话是真是假。


这位叔叔很是神秘,他虽已经中年,却好像没个正经工作,也尚未娶妻生子,整天就宅在家裡,无聊时再到外头走走路散散步。因他年轻时的风流气息尚存,人又幽默亲切,附近的少男少女,甚至大妈大伯都很是喜欢他。


他这麽会讨人欢心,理...

《《鹤狮子》猎食者06》

※取材/参考自安娜‧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ooc注意

※最近没更什麽文却涨了粉,我有点慌,只好赶紧更新

※前文链结:12345


─────────────────────────


长微博


《《鹤狮子》猎食者05》

※取材/参考自安娜‧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ooc注意

※前文链结:1234


────────────────────────


时间回到几天前,学生辅导谘商中心内。


社福人力与个案数量不成比例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学谘中心内,哪个人员不是同时接好几个案家,每天水深火热忙着整理个案资料、安排谘商时间、讨论开案结案,几乎没有一刻是清閒的。


此时的学谘中心,不到十名的辅导人力因各自的工作而分散在中心各处,行政区仅剩下鹤丸国永与另一位铃木心理师。两人正埋头在个案的资料中,从中分析案主的问题来...

《我流鶴獅子(2016版)》

※如題,是2016年尾寫的自我詮釋,好像很少在樂乎發表自己對鶴獅子的看法(實在是因為我不擅長寫人物解析),恰好翻到,加上前陣子收到長篇的長評,稍微有點相關,所以就丟上來了。


※歡迎不同意見加入討論(先做好沒人的準備#)


-------------------------


鹤丸为了保护而放手,狮子王不愿遗憾而追逐。感觉我在写长篇的时候是从这个原则去诠释的,近水楼臺也好,罪与法也好,甚至异世界的魔法师的剧情都没有意外地是这个走向。


从已经完结的近水楼臺说起。鹤丸在面对老爷的胁迫的时候很果断地放弃继续跟狮子王继续在一起的选择。我家鹤丸就是那种一开始先撩人家,最后却自己跑掉的胆...

《《鹤狮子》猎食者04》

※取材/参考自安娜‧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因剧情需要,具些微武田x狮子,雷者自避,不过不会真的发生什么的,真的真的!

※ooc注意

※前文链结:123


──────────────────────────


有敏感词,我们走长微博

《《狮鹤》求之不得》

※一场前戏,车开到一半就紧急煞车且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是狮鹤、狮鹤、狮鹤,不是鹤狮,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控制不了想欺负鹤丸的慾【】望……


────────────────────


鹤丸国永白皙而修长的双腿夹住狮子王的腰部,绷直的脚趾作乱地撩起他的上衣,脚趾前端凸出的指甲擦过他敏感的侧腰,激得后者身子一颤,原先要替对方解开绳索的手略略一偏,转往捏上鹤丸被绳索绑到失去知觉、冰冰凉凉的手掌心。


鹤丸立刻趁着这个机会,收拢僵硬的手指,将狮子王的五指包复在自己手掌之中,接着从黑色的摀嘴布下发出几声闷闷的轻笑。


「……你别乱了!让我赶快把你从这裡救出去不好吗!?」


他...

《鹤狮中长篇链结统整(不定時更新中)》

时不时会遇到新读者往回刷旧文章的状况,因为我本人很喜欢被刷一整排小红心小蓝手(知道自己的文有人看会很高兴!),加上这两年半来鹤狮的文章也已经写了不少,就将中长篇的故事整理出来方便让大家点阅。


短篇的部分因为很多很杂,还有一些段子随笔没有取篇名,就先不整理了。如果真的有需要可以跟我说,我之后閒閒没事做再整理出来!


─────────────────────


《已完结》


近水楼臺:1~56~1011~1516~2021~2526~3031~3637七夕之夜回忆录(未完)


罪与法:123456789101112131415、...

《《鹤狮子》女舞》

※段子,娱乐圈paro

※看完MMD后我总是会再度为鹤与狮子神魂颠倒

※开学了,更新随缘(x


─────────────────────


身为一名男偶像,鹤丸国永跳起女舞却全然不显害臊。他将扭腰摆臀所需的柔软身段、手腕指尖妩媚的弧度,还有那些女明星向镜头放电送秋波的魅人技巧,全都掌握得一分不差,炉火纯青到令人怀疑他应是专门跳女舞出身。不过,只要动动手指一查,便可知道,这人当初刚出道时跳的确实是男舞,再更之前应也没有涉略过这块领域。


这就很奇怪了。这样一来,这个人跳女舞的技巧究竟是从哪学来的?他突然对女舞感兴趣的契机又是什么?


一日,某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人趁着鹤丸国永上...

《《鹤狮子》猎食者03》

※取材/参考自安娜‧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虽然背景在日本,但关于警政、法律等等的部分,是採用我比较熟悉的台湾制度

※ooc注意

※前文:01 02

─────────────────────────


本以为这场冷战会持续许久,狮子王一点都没想到,睡觉时间一到,鹤丸便像个没事人一样,开了房门,让他进来一起睡了。早些时候他还为自己今晚睡眠的处所担忧,现在看来,鹤丸倒还没狠心到让他裹毯子睡沙发。


不过,当他试探一提他们刚刚吵架的话题,鹤丸便会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脸上直接明白地写着:我不想跟你谈这个。...

《《狮鹤》男孩与雪白巫师》

※玩了最近很流行的巫师收留小男孩梗,但已经快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了,大写的OOC注意

※200fo点文其一,感谢大家的关注!


─────────────────────────


01


在冬天,下着雪的夜晚,小狮子王家的木门被咚咚咚地敲响了。


他用木椅上的毛毯将自己严严实实地裹紧了,将爷爷拿来打猎用的猎枪小心翼翼藏在毛毯之下,这些准备工作都做完了之后,他才来到门前,缓缓地将门给打开了。


在又冷又黑的门外,站着一个雪白的高大人影。那人的脸庞被压低的帽兜掩去一半,看不分明,一直到那人为了迎合小狮子王的身高而略略弯下腰,小狮子王才稍微看清楚他的脸。


雪白的脸、金...

《《鹤狮子》草莓》

※小段子,初二跟大家说声新年快乐!
※接下来这一个礼拜人都在外面,然后就开学了,更新不稳定请大家见谅,依然争取早点填完猎食者坑

—————————————

狮子王抱臂看着后院清出来的一小块空地。

「种点什么好呢……?」

在他沉思之时,身后突然出现一双手臂,锢住他的腰将他紧紧环抱,随后,一个线条优美的下巴抵住了他的肩膀。

「草莓。」

「嗯?」

「我想在这裡种草莓,可以吗?」

狮子王不自主地勾起一个微笑。

「可以啊,都听你的。」

他举起手搓揉了下对方靠在他脸侧的脑袋,感受到鹤丸的吐息轻轻地打在他裸露在衣领之外的脖颈。

这个角度之下,他看不到对方的双瞳得逞一般亮了一亮。

「你说...

《《鹤狮子》夕日之下》

※情人节的无头无尾小甜糖

※今天猎食者就不更新了(

※好想吃其他人产的情人节鹤狮糖


───────────────────────


他俩笑做一团,在未燃灯而稍嫌昏暗的和室内瓜分内番后从厨房顺来的一盘糰子。两人刚做完畑当番,肚子早就饿得打雷,糯米做的糰子正适合拿来填填肚子,三串糰子没两下就只剩下一串,他们对半分了,又各自吃了一点五粒。


鹤丸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能够看清狮子王将最后一颗糰子对半咬开后,糯米欲断还连、不肯乖巧断开的缠绵模样。狮子王因此困扰地皱起眉头,两排牙齿更用力地一咬,强硬将糰子分成两半,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已经被咬得变形的最后半颗糰子递到鹤丸嘴边。


「...

《《鹤狮子》猎食者02》

※取材/参考自安娜‧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虽然想要尝试两天一更,但是一想到还要出门跟过年就觉得大概很困难

※莫名开了一小辆车?

※顺便一说,最近200fo了,想给大家点文,大家如果想点什麽梗欢迎到这篇留言★

※ooc注意

※贴心连结:01


──────────────────────


接着几日,狮子王说话算话,没跟武田有什么接触。其实本来他警察的公务就颇为繁忙,早出晚归,加上每天的路线通常就是交番(日本的派出所)住家两点一线,很少在外多做逗留,想遇到武田还真没那么容易。


不过,正是因为与...

《《鹤狮子》猎食者01》

※取材/参考自安娜 ‧ 莎特《猎食者─恋童癖、强暴犯及其他性犯罪者》

※絮絮叨叨心理师鹤x简单粗暴警察狮子(???)

※復健产物,应该只是一个小坑?

※ooc注意


──────────────────────


「你手上的东西看起来很重。」


一名男子站在狮子王新搬来的公寓楼下,忽然对他说道。


「我帮你搬到门口吧。」


男子和善地对他微笑,略伸出手示意自己能够帮上一点小忙;不过,这样的好意却被狮子王回以微笑拒绝。


「没关係的,我平常有在锻鍊身体,自己搬得动,谢谢你。」


话虽是这麽说,手上叠了两层的箱子的确有些超过狮子王的负荷,更别提...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