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葉
灣家人,鶴獅子沼民!可以直接叫我空葉,也可以叫十二,隨便喊我隨便應#
極為偶爾地碰碰原創,cp不拆可逆(雷人#)

噗浪(Plurk):hi7576538xsy
ASK:https://ask.fm/hi7576538xsy
噗浪經常出沒,但不管哪裡都歡迎聊天////
 

《《面孔失认症》》

※面孔失认症:可以理解成俗称的脸盲,因为大脑特定区域受损,导致虽然看得到,却无法辨识人脸的症状。


───────────────────────


他眨了眨眼,眼裡的世界依旧如常,白色的天花板、过于刺眼的日光灯、桌上透明的玻璃杯、连结着仪器与他身体的管线。


还有趴在他病床上,累到睡死了过去,只留给他一个后脑槽给他的小男友。


这样看来,一切都很好,顶多是他的脑袋还有点昏。


他尽量轻而缓慢地让自己坐了起来,不过,这个动作还是惊动了靠在他腰侧睡觉的小男友,让后者揉了揉眼睛,抬起了头。


然后,他的眼前便突然溷乱了起来。


那分明不是一张属于任何人的脸,不符合他记忆...

《《司乘—一起跨年吧》》

※偶尔地丢丢原创,我有没有说过我一开始是写原创的?(#

—————————————

「跟你交往,连好好跨年都做不到。」

在十二月三十一号的晚间十一点五十分,大学生纪雨刻既没有跟朋友(虽然他没有这种东西)相约跨年,也没有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歌手劲歌热舞,而是在一辆摇摇晃晃的公车上撑着颊,向外看着热闹的人群兴奋地等待着烟火施放。

相较于街道上洋溢的欢乐气氛,公车内实在是冷清的可怜。

这个时间人们早已经佔好位置等待最终的重头戏,顶多有一些玩到忘记时间的冒失鬼还在匆忙赶路。就只有他的旅程依然漫漫无期,得等到司机收工了他才会下车。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那傢伙是他的恋人。...

《《原創—吐司還債之路。》》

※重新揣摩劇情跟角色後,我感覺自己像在打同人←打掉重練
※我只是想傳教伊雪#

————————————

當那個猝不及防的吻降落在雪特脣上,他第一個想法是:又來了。

幾乎是下意識動作一般地伸手推開伊雷爾的身體,他步伐凌亂地向後了兩步,用手背粗魯地擦過嘴脣,彷彿這麼做剛才壓在嘴上的柔軟觸感就能消失。

但是燒起來的臉頰可控制不了啊。

雪特困擾地擰起眉頭,甚至直接不滿地嘖聲。伊雷爾稍愣了一下。

「你生氣了嗎?」

明明就這麼大隻,偏偏傻成這樣,像個木頭似的。

雪特翻了個白眼想著。他是氣了,卻已經不是氣在自己又被佔了便宜,而是這個人在這麼做之前根本完全沒想過這個動作代表什麼...

© 空葉/Powered by LOFTER